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银河护卫队/全员】记一个愉快的小插曲

全员+一丢丢RoquilQuillockRiderquill

主要是为了宣传虎皮蛋糕的美味。

-

Peter已经在寝室里安安静静地独处了三个小时整。在非就寝时间。没有觅食也没有出来喝咖啡。所有人都在内心默默感到了一丝不安,但出于对Peter的莫名信任竟放任了良心的挣扎。

毕竟Peter才是队长,那个应该担心每一个细枝末节的神经质不是吗?

直到Adam抱着一叠天知道他为了做什么事情而搜集的不明物体回到据点,四处弄出乒乒乓乓的声音后冲进了公共区域,用自己闪得几乎要冒火的眼睛试图点燃每一个人。

“Peter呢?”

Mantis放下了水壶,和Phyla同时指了指紧闭的房门。Peter Quill和他难得的沉默就像一个巨大谜团一样被门板挡得严严实实。Adam不耐地抓了抓头发,踹了一脚Peter常常窝在里面撅嘴发脾气的沙发。

“我敲门,他居然没有回应!”

想起Adam顶着Peter的起床气把刚入睡半个小时的队长从床上揪下来的惊骇历史,Rocket第一个意识到事情或许有些严重。Gamora放下了怀里被她用眼睛热吻了最起码三次的新长刀,优雅地放下了翘起的腿。

“或许我们的Peter确实——”

门就在这个时候打开了。Adam急切地转过头,热情的眼神落了个空。Peter的脸没有在应有的高度里出现在他的视线中。Rocket大叫了一声,抓起了脚边刚组装好的长炮。

“这活见鬼的家伙是怎么溜进来的!不许动!”

“喵!”

活见鬼的家伙懒洋洋地伸了一个懒腰,软软地对着漆黑的炮口叫了一声。

-

“Peter‘他妈的’Quill他妈的变成了一只他妈的猫,Gamora他妈的认为我们应该通知你一下。——Rocket”

Richard Rider和寰宇之心沉默了三秒。

“我已经为你规划好路线了。”三秒后寰宇之心善解人意地说道。

Richard拧了一下腰调转前进方向,默默加快了自己的速度。

-

“我们的惊奇队长回复我了。”Rocket对着通讯器喜极而泣。

“Carol说什么了?”

Phyla心不在焉地问道。Peter在她的抚摸下眯着眼,侧身躺在了桌子上——准确说是躺在了Mantis贴心铺好的小垫子上,倒在了Phyla温暖的掌心里。姑娘们咯咯笑了起来,Rocket用Groot最喜欢的土壤成分打赌Gamora都呼吸急促了不少。

而快速浏览了一下回信的Rocket现在只想拔了所有的手榴弹和这个世界同归于尽。 

“她说,恭喜你们,猫咪Peter一定很可爱,也许他会和Chewie相处愉快。”

Rocket急躁地抖了抖耳朵。他不喜欢猫,更不喜欢Peter变成了猫。Carol的附件有五十多页,详细描写了主题为“如何把一只猫像最先进的重火力武器一样充满爱心地供奉”的喂养指南。Rocket绝对不会惯着那个此刻躺在华丽小窝里享受爱抚的生物的,他绝对不会。

“我们需要叫Cosma过来吗?他毕竟管着这里。”Mantis贴心地试图解决一些行政手续问题。

“不!那他妈是一只狗!绝对不可以!”正读到喂养指南倒数第三条的Rocket跳了起来。

-

Peter是一只慵懒的、快乐的、魅力十足的大猫咪。他柔软的肚皮是流动的、软绵绵的,脆弱却又充满了韧性。他有深棕色的细腻毛发,脊背上的黑色花纹像是巧克力一样甜蜜。他的肌肉匀称地覆盖在修长的骨架上,在手掌下流畅舒展,表现着生物的力与美。

——上面这段不知所云的肉麻夸赞来自一边伺候Peter吃饭一边唱着咏叹诗的Adam。

Adam还宣称Peter看起来像是地球上的虎皮蛋糕一样可口。而Gamora抱着胳膊冷酷地倚靠着门框宣布自己要吐了。

“是‘它’!”Rocket背对着欢乐的人群大声嚷嚷着。

Peter埋进小碗里的脑袋闻声抬起,银色的胡子微微颤抖,深色的眼睛像是来自宇宙深处的凝视,令Drax发出了震撼的呼喊。

“我承认Peter Quill有领导能力,但是我心甘情愿地臣服于猫咪Pete。”

“你叫它‘Pete’?”Rocket震惊地插着腰,他彻底转过身浑身的毛发炸起几乎都要撑破自己宽松的制服。“你们不许叫它Pete!”

Pete慢条斯理地扫开了面前的饭碗走向Rocket,他的尾巴在半空中如此优美地挥舞着,仿佛午后溪水里自由生长的水草。Rocket深吸一口气,觉得自己要被天杀的Pete细长的尾巴勒死,而护卫队那群兴奋地掏出拍照设备的家伙正准备袖手旁观。

Rocket发出一声惨叫,倒在了地上,压在他的宝贝武器上。说来正巧,那把他时常亲吻的小宝贝也叫“Pete”。压着“Pete”还被“Pete”踩了一脚的Rocket脑门上蓬松的毛发坍在额头上,正是一只猫爪的形状。

Pete转瞬就借着Rocket的脑袋踩上了角落里的箱子堆,他荡着电缆,在Drax的喝彩声中窜上了房梁。

-

Richard气喘吁吁地冲进休息区,抽空在心里反省着自己是不是有点傻。Gamora对着手舞足蹈却说不出一句话的新星会意一笑,指了指房顶。

他抬起头,在寰宇之心的指导下于晦涩阴暗的复杂房顶结构中,看到了一截深色的、时不时勾起又放下的小小尾巴。

“P——P……”

“是的,那就是Peter。”Gamora对他点了点头,转身消失在了走廊里。

Richard摘下头盔,在Knowhere浑浊的空气中深吸一口气。寰宇之心大概正在说什么风凉话,他自发排除了恼人的唠叨声,抬起头看向房顶。Peter的尾巴消失了。

“Peter!Peter!Peter你还记得我吗?我是Richard!我是Rich!”

没有任何动静。半晌后Richard又大喊了几声。他意识到再仰着头自己的脖子可能要断了,而他的脑袋从来没有这么沉重过。Richard在内心为自己哀叹一声。他无法扫去脑海中的景象。男人黑发上蹿出猫耳朵,他潇洒地转身开枪时,屁股后的长尾巴扫过Richard的小腿。Richard有些羞涩地在地上磨了磨脚后跟,然后恋恋不舍地走开了。

-

第二天人形Peter Quill从房梁上掉了下来。


评论
热度 ( 2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