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囚禁实验

计划进行得十分顺利——实际上,计划进行得太过顺利了,当前任企业号舰长扑通一下跪倒在他满前,掀起眼皮冲他懒洋洋地咧嘴时,Spock对着Jim Kirk沾着红色血液的牙齿竟还有些神思恍惚。Spock用脚尖踢了踢人类的下巴,Kirk顺从地抬起头,早晨还用发胶打理得整齐的头发如今软塌塌地耷拉在额前。Kirk在Spock心里就是一个软乎乎的人类,一个没有骨头的可怜虫,他甚至不需要船员往他膝盖上踢一脚就乖巧地匍匐在他的身前,撅起被黑色制服裤包裹得饱满紧致的屁股向他暗示自己向往的未来。

瓦肯人身上的蓝色制服还没来得及换下,他坐在Kirk往日搔首弄姿的座位上,摩挲着舰长椅弧度舒适的扶手。Kirk下半身圆润的弧度在灯光下泛着白光,人类把自己尖尖的下巴抵在他的鞋尖上,眯起眼笑得像一只狡猾可爱的狐狸,小巧的虎牙毫无威慑。人类怡然自得的样子使得Spock差点忘了3.8分钟前他亲眼看着舵手挥舞着长剑几乎把Kirk捅了一个对穿,他惊讶的叫声似乎还在舰桥弧形的墙壁间回荡。

鼻尖的铁锈味越发地浓厚,Spock深吸一口气,Kirk笑出了声,然后龇牙咧嘴地倒在他的腿上,温热的触感让Spock的腹部小小地抽搐了一下。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一个活着的手下败将Kirk。Kirk像是看出了他的茫然,肆无忌惮地在瓦肯人坚硬有力的大腿上蹭着自己的脑袋,Spock命令船员把Kirk拖到医疗湾,人类挣扎抗议的背景音中他意识到自己想要这个人类继续活下去。

他回到自己的寝室时发现Kirk正趴在自己的床上,双手双腿捆得结结实实,在棉被上艰难地爬行,像一只笨拙的毛毛虫。Kirk发现自己成为了观赏品后反而爬得更为起劲,拱起的屁股简直恨不得贴到天花板上,挣动间踢飞了不少抱枕。McCoy的治疗无疑是卓越的,Kirk恢复了往日的活力,几分钟后他成功把自己滚到了地上,金色的脑袋结结实实撞在上了地毯,两腿搭在床头柜上,光裸的双脚在半空中晃晃荡荡。Spock居高临下地看着Kirk,Kirk咬着嘴上的死皮,向头顶上的Spock举起被绑着的双手,好像求抱抱的幼童。

Kirk被瓦肯人一把拎起时发出了兴奋的赞叹,好像Spock刚才凭空变出了一只洁白的鸽子。人类暴露在瓦肯肌肤下的脖颈散发着愉悦与期待的情绪,藏在刘海后面的蓝眼睛直勾勾地审视着面无表情的Spock。Spock原本想把人类抵在墙上,最后却轻轻放在了床上。他站在满地的靠垫抱枕中间,发现自己不知道除了让Kirk保持呼吸之外还有什么要求。Kirk像花瓶一样杵在他的身边,或者四仰八叉地躺在他的床上辐射着体温的念头都足以让他脑子里的血液往肚子下面全速冲刺。但那还不够。Kirk顶着他炙热的眼神晃着自己的肩膀,对自己百无聊赖的新处境适应良好。

Spock最终还是把藏在身后的东西拿了出来,解开束缚的Kirk坐在床沿上晃着双脚,看着他的命运主宰双眼充满了兴味。他知道Kirk早就看到了那些叮铃咣当作响的锁链,但人类还是瞬间点燃了自己的热情,兴致勃勃地扬起头颅把脖子伸长,凸起的喉结看起来小巧脆弱。瓦肯人掂量着手中的重物一时间有些于心不忍,人类不耐烦地催促着:

“来啊,Spock,我猜你一定幻想了许久吧?”

“如你所愿。”

Jim嗤笑着迎接Spock的赠予,洁白的脖子在接触到金属时瑟缩了一下,脸上的表情却是满足的。伴随着机关咬合的声音清脆悦耳,一切都回到正轨。项圈和锁链的重量对Kirk没有造成丝毫困扰,Kirk的足弓在冰冷的金属上缓慢移动,圆润粉红的脚趾一点点靠近Spock握紧锁链的右手,又攀上胳膊隔着衣袖磨蹭着Spock手臂上的肌肉。他的脸颊泛起红晕,撒娇的样子像一只饿坏了的Sehlat。

“接下来我们做什么呢,我的主人?”

Spock的喉结在脖子上移动了一下,他的声音听起来古井无波。

“休息。”

人类听话地躺在床上,半边的脸埋在松软的被子里。Spock捡起一个枕头,被Kirk一把捞过抱在怀里。Spock把自己的手放在Kirk的肚子上,他的鼻尖贴着Kirk潮湿的后颈,冰冷的项圈没有被人类的体温捂热,Spock的嘴唇在光滑的金属上停留片刻。Kirk发出意义不明的嘟囔声。

坠入梦乡前Spock想起他们都还没能清洗自己的一身汗液与血污。

-

Kirk似乎对自己目前的状态颇为满意。他大大方方地篡取Uhura的位置以一个不明不白的身份站在企业号舰长的身后,把项圈戴出了项链的架势,时不时绕着Spock走动好让那些沉甸甸的锁链发出喀啦啦的噪音。Spock没有阻止Kirk对年轻气盛的领航员扭动胯部的小动作,这使得人类的动作越发流畅,花样繁多。

Kirk试图跨坐到瓦肯人身上时Spock收到了任务目标可悲的通讯请求。人类饶有兴致地催促舰长接通视讯,Spock扯住手中的链子用力甩动,Kirk摔在了栏杆上,撞击产生的震动让Uhura发出了惊喜的呼声。Kirk爬起身时额头上顶着一个渐渐浮起的淤青,他弹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嬉皮笑脸地举起双手。

“明白了,你才是舰长——舰长,你为何不给我们找点乐子呢?”

Spock带着难以消除的怒气看着主屏幕上不识好歹的克林贡人,对方额头上层层叠叠的凸起似乎在惊恐中变得更为密集了。Kirk裸露的肘关节靠在舰长椅的椅背上,撑着脑袋对克林贡人抛了一个媚眼,可怜的船长在Spock的瞪视中瑟缩了一下,小声呢喃着绝不妥协于暴政的口号匆匆切断了通讯。Spock大概永远无法理解这种垂死挣扎的行为有何意义。

“你还等着什么呢,我的舰长。”Kirk弯下腰对着Spock的耳朵低语,像是睡魔在施展邪恶的咒语,灼热的呼吸喷洒在Spock的耳廓上瞬间变得冰凉,“大家都等着看烟花表演呢。”

克林贡舰队在宇宙中无声地化作恢弘火焰的场景愉悦了舰桥上的每一位成员。Kirk俯身亲吻Spock时铁链砸在舰长椅上发出沉闷的敲击声,却没能盖过Spock心脏剧烈的鼓点。Spock握着扶手的关节几乎陷在软垫里,指甲掐进Kirk长年累月抠挖留下的痕迹中。他想起多年来企业号前任舰长在这把椅子上挪动屁股交叉双腿自鸣得意的样子,一把拽住垂在身侧的铁链让Kirk砸在自己的大腿上。
Kirk的膝盖直直撞在地上,手掌撑着地面留下清晰的巴掌印。Spock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奴跪在那个地方含着Kirk的脚趾头发出不知羞耻的呻吟。他不自在挺直腰背,Kirk的脸埋在他的肚子上闷笑着,Spock感到有什么东西绕着他的下身在打转,模糊的碰触让他加重了呼吸。

舵手敏锐的眼神带着几分贪婪瞟向Kirk的背影。Spock揽住人类有些下滑的身体,手掌贴合着流畅的曲线上下移动着,一只手包裹着人类的脑袋往怀里轻轻靠拢,鼓胀处细碎的触感犹如半睡半醒间蚊虫在耳边嗡嗡作响。Kirk在他的怀中抬起脑袋,金色的头发拂过他的手肘内侧,Spock盯着Kirk在嘴唇上来回滑动的舌头,4.3秒后命令Uhura代替他掌管舰桥。

他们向卧室移动的时候Kirk变得有些不太听话,拖拖拉拉着步伐打算把每一块地砖的每厘米都印上自己的脚印。Spock被束身的制服拘束得失去了耐心,拉扯着Kirk大步前进。Kirk踉踉跄跄地跟在暴躁的瓦肯人身后,发出断断续续的嘎嘎笑声,像是漏了气的氢气球。

他们几乎是滚着倒在床上,人类柔软的嘴唇刷过瓦肯人胸前的毛发,沉溺烟酒而有些发黄的牙齿啃咬着瓦肯人干涩的皮肤,在硬邦邦的肉上来回割锯。Spock抚摸着胸口小动物一样的人类,惊异于Kirk头发的柔软。他曾经幻想过Kirk的头发在掌心的感觉,应当是粗糙锐利的,一不小心就会在指腹留下鲜血淋淋的伤口。Kirk摇晃着甩开了脑袋上的压力,他快速脱下了自己的裤子,然后扒拉着瓦肯人的腰带,动作间尖锐的指甲在瓦肯人的腹部留下匆忙的抓痕。

Spock在枕头底下寻找润滑液的时候Kirk粗鲁地抓住他青色暴起的器官开始挤压滑动,像是在餐厅生气地从没有多少剩余酱汁的瓶子里挤出一些番茄酱。Spock说不准自己是应当感到冒犯并夺回主动权,还是从容地享受人类的激情服务。Kirk皱着眉毛咬紧牙关的样子显得不太友善,Spock试图在身上压着一个暴躁的人类的情况下挺动自己的腰部配合Kirk的动作。他没有控制自己的快感,Kirk对此十分高兴。人类嘟囔用手背把下巴上的白色液体擦掉,顺便舔了舔手心。他闻着自己掌心的体液认真得像是在采集标本。Spock发现自己在人类把手指探入身后时又立马变得兴奋起来。Kirk敷衍地开拓着自己,然后抬起身体扶着Spock就要往下坐。Spock的内心在那一刹那体会到了克林贡舰队被炸得四分五裂时的感觉,他在情绪的冲击下翻起了白眼,叫得像是个被上的雏儿。

Jim在他的肚子上高高起身又重重坠落,床垫在他们身下剧烈变形,Spock恍惚间接过了一个冰凉的东西,他不由自主地扯着那个玩意儿与另一端的拉力对抗。Kirk的呻吟变得破碎而遥远,Spock在软肉的推挤下固执地往更深处推进,他觉得自己可以进入得更深,到达人类的湿滑的肠道,人类堆积贪欲的胃部,人类鲜红虚伪的心脏,人类捉摸不透的大脑。

Kirk掐着他得头发几乎使他的头皮与骨头分离,Spock不知为何分神想起Kirk舰长往日关于瓦肯刘海的种种嘲讽。他攥紧手中坚实的物体,认出那是他用来操控Kirk的锁链。毫无生命力的金属却比他们相连的肉体让Spock感到更加亲密。他把链条在手中一点点卷起,被迫趴下的Kirk赐予他一个咸腥悠长的亲吻。再次爆发时Kirk把身体拉伸到了极致,像是一柄逼到绝境的长弓。Spock的脸被Kirk的手掌按压进被单里,Kirk的拇指在他的舌头上胡乱蠕动着,Spock向外甩着手中的锁链,透过指缝看到Kirk涨得发紫的脸蛋。 

人类倒在他身上,粗重的呼吸含着大量的水汽。他的脖颈上有一圈深红发青的勒痕,眼角的泪光怎么也无法吻去。Spock拍抚着Kirk的后背希望帮助人类顺畅呼吸,顺着脊柱下滑的大量液体令瓦肯人惊叹不已。Kirk不耐烦地扭着双腿从瓦肯人的胸前滚落,他的四肢淹没在被褥中,平静的眼神像是午后阳光下缓慢退潮的大海。滑出的器官在凉飕飕的空气中萎靡不振,Spock强硬地把自己的手沉入Kirk的腰窝上。人类闭上眼睛,虚假的鼾声把额前的碎发震得一颤一颤的。

-

Spock再次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自己竟然无知无觉地睡了2.8个小时。他的手腕上缠着什么沉甸甸的东西,瓦肯人下意识地挣动,发现锁链另一端的人类不见踪影。被子上凹陷的痕迹散发的热度被Spock起身时带起的微风卷得无影无踪。墙上的通讯器打断了他有些混乱的思考,Spock砸下按钮,McCoy粗嘎的呼吸声几乎盖过了传来的讯息:

“我想你要找的东西在医疗湾,Spock舰长。”

到达目的地前Spock就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什么了。不久前还在他身上耀武扬威驰骋嚣张的Kirk舰长死状相当凄惨。Kirk的脑袋被钝器砸得变形,双手烂得像煮过头的青菜叶子,伤痕遍布的胸腹上竖着划了一道歪扭的缝合口。他环顾四周,除了绷着脸填写报告的McCoy医生,只有低着头掩饰兴奋的护士们在忙忙碌碌。Spock愤怒地看着奋笔疾书的医疗官,McCoy耸了耸肩膀。

“别看我,Spock,Jim送过来时已经是这样了,我只来得及缝他的肚皮。”

Spock在人类死气沉沉的脸上仔细辨认他临终的表情。Kirk的嘴角的弧度被刀具延伸得很长,使得他原本快乐纯粹的微笑变得可怖狰狞。瓦肯人背在身后的手指互相扭曲撕扯着,他意识到Kirk原本试图在他的身上寻找疼痛,当Spock无法满足他时,Kirk最终抛弃了他,转而在别的船员那里找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或许是别的船员们——是目光挑衅的舵手,或对金发人类怀着变态占有欲的领航员,也许是热衷于收集男宠的大副,甚至是与Kirk莫名亲昵的医疗官,总归不是舰长Spock。Spock展现的顺从与渴望在Kirk看来不如一条摇尾乞怜的看门狗。Spock严厉的目光扫过McCoy捏着PADD的手,McCoy在他的注视下用喷着粗气的鼻孔表达了不屑。

“你看不住他的,Spock。这是他给自己规划的命运。”

Spock僵硬地点头。一切证据都已被销毁,一切关于Kirk的故事将会在漫长的时光中被扭曲遗忘。他只能点点头然后迈着匀速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寝室。

Spock发现他始终没有取下缠绕在手腕上的锁链。他举起空荡荡的项圈,戴在了自己的脖子上。沉重冰冷的金属环住了他的脖颈,大小合适。他感到温暖而安全。

评论
热度 ( 12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