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精彩逃亡

Spock一个小时前还在Jim Kirk身上掐出淤青的手温柔地抚过漆黑的枪管,专注的眼神似乎透过冰冷的器械在虔诚膜拜随便什么杀戮之神。Jim踢开摊在地上的被子咬着苹果坐在餐桌上,摇晃着双腿把桌子压得嘎吱作响。Spock皱着眉把被人类一屁股挤开的刀具挨个摆正,Jim顶着Spock谴责的注视把啃得乱七八糟的果核投到垃圾篓里面,本就满当当的篓子挣扎着晃了一下倒在了地上。

“我们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Spock茫然地看着Jim,像是不知道人类在说什么,漆黑的眼眸里跳跃着两簇昏黄的火光。但是他知道。Jim知道Spock知道他在说什么,Spock也知道Jim知道他知道Jim在说什么。Jim厌恶了Spock那一副知晓一切却满不在乎的表情。他决定一切都结束了,他的表情很坚决,他的做出决定的内心冷酷得像冻在冰箱底层的牛肉。Spock看懂了Jim的表情,因为瓦肯人挑起了他的眉毛。

“我不明白。”

Spock的意思是他不明白为什么Jim认为一切结束了。Spock还擦着他的枪,在内心盘算着晚餐的内容和汽车的油箱还剩下多少油。Jim却说他们应该散伙了。Jim还沾着苹果碎屑和汁水的脸上挂着笑容,Spock放下了手中的枪。金属器械在桌面上发出清脆的碰撞声,Jim跳了起来差点蹦到天花板上。

“我已经给Pike打了电话。”Jim在裤腿上蹭着自己黏糊糊的手,“是不是轮到我倒垃圾了?”

Spock意识到Jim只是在通知自己而已。

-

Jim第一次见到Spock是在企业号酒吧里。Scotty哈哈大笑着把西装革履的瓦肯人一巴掌拍在了他身侧的座位上,Jim举起手中的酒杯朝有些茫然无措的陌生人点头致意,Spock努力在高脚椅上挺直腰板。

“瓦肯人不喝酒。”

“很高兴认识你,瓦肯人不喝酒先生,我叫Jim Kirk。”

Jim憋着笑伸出自己的手,Spock盯着Jim的手指足足三秒。Jim当然知道那些瓦肯生理学的屁话,但他仍然把自己的手往前凑。Spock捏着他的指尖飞快地摇了三下。Jim扭头朝Scotty大声问道:

“你从哪里找来了这么一个活宝?”

Spock飞快地纠正Jim对自己的认识错误,澄清他既不叫“瓦肯人不喝酒”也不叫“活宝”。Jim借着酒劲反反复复念着“Spock”这个奇怪的名字,他喜欢清辅音在喉咙弹跳的感觉。Spock安安静静地喝着自己的热可可,酒吧的迪斯科球在他身上时不时在他们身上扫过乱七八糟的颜色。第三次尝试和Spock说话只收获了瓦肯人在嘈杂音乐声中含糊不清的询问和飞上刘海的眉毛后,Jim决定专心享受他们之间无言的相处。

到了后半夜已经开始有人三三两两勾肩搭背地离开,Jim看着Spock背后穿着暴露群魔乱舞的男男女女,Frank正把自己嘴巴往一个安多利人身上贴,Winona站在不远处抽着烟,看上去像是忘了自己为什么来到这里。他戳了戳Spock的胳膊,在内心暗暗赞叹瓦肯人衣衫下的肌肉。

“那个人是我继父,那个人是我亲妈,”Spock的脑袋随着Jim的手指乖巧地移动着,“那个是Pike。”

Pike远远地对着Jim和Spock举起酒杯示意,悠然闲适的样子让Jim生出了砸烂手边酒瓶的冲动。他深吸一口气,Spock像是发现了什么一样侧过脑袋看着他,他们的脸不知何时靠拢得很近,Jim瞟了一眼Spock,觉得瓦肯人的发型看上去有些过于乖巧,他打心眼里开始对这个表情无辜的外星来客产生同情。

“Pike是来庆祝我妈妈和Frank结婚大约五年纪念日的,剩下这些人是来蹭吃蹭喝寻找存在感的,我是来蹭吃蹭喝的,Scotty是酒吧老板。你呢,瓦肯男孩,你是来干嘛的?”

Spock放下手中的杯子,膝盖并拢双手叠放,在吧台前坐得像是刚入小学的一年生,一身剪裁贴合的西装在五颜六色的小灯泡下显得庄严凝重。

“Pike先生邀请我来做他的参谋。”

控制一个小镇的弹子机和自动贩卖机居然需要用到什么参谋?Jim抢过Spock的饮料咬着吸管吃吃笑着。Spock挑起眉毛,拿起侍者放在吧台上之后一直受到冷落的酒杯。他咬着杯口的小橄榄,宣布自己喜欢这个味道。

-

Spock一直没有再说过一句话。Jim把身上的围裙解下挂在门把手上。爱荷华的人不可能花了三四个月还没有找到他们,唯一的解释就是这个老奸巨猾的男人一直在等着Jim自投罗网。Jim心想他做了唯一的正确的事情,他们不可能永远逃亡下去,尽管Spock穿着围裙在厨房里洗碗的样子意外地帅气,美梦总是有个头的。

但是Spock明显不这样认为。Spock窝在沙发上细细地擦拭着自己的匕首。Jim叹了一口气坐在他的身边,沙发变形下陷的动静没有引起Spock任何反应,Jim在内心笑着骂了一句装模作样的瓦肯人。他想得太大声了,Spock抬起头,他的刘海斜斜地滑过额头露出了太阳穴上侧的伤疤。

“我会去找你的,你要等我。”

“当然,”Jim握住Spock的手,他的指腹蹭过刀刃感受到沉闷的钝痛,他郑重而缓慢地说,“当然。”

-

Jim知道他们还会再次见面的,毕竟Spock是那么有趣的一个人,而Jim恰好是一个无所事事的小混蛋。然而某天傍晚他踩着一地的玻璃渣愤怒地撞开自家门时,面对正举起手差点一拳头叩在他脑袋上的Spock,还是感到了几乎冲昏头脑的惊喜。Spock面对Jim缓缓展露的笑容不自在地清了清嗓子,提起脚边的纸袋。

“我带了披萨。”

年轻的人类牵起瓦肯人的手往后院的仓库里跑的时候觉得自己的人生应当配上炫目的光晕和轻快的音乐。淡粉色的滤镜里Spock在他的身后发出了意义不明的叹息,Jim回过头,Spock一丝不苟的头发被气流卷得像是海底的章鱼。他大笑着往后倒在草地上,Spock手足无措地抱着纸袋子,小心翼翼地站在Jim身边生怕踩到他的小指头。

“躺下来啊,Spock!”

Jim拍着身边的空地,绿油油的草顺着他的指缝钻了出来在风中摇晃。Spock抿着嘴撑着草地盘腿坐下。他嗅了嗅手中的泥土,露出了新奇的表情。Jim哈哈大笑着抢过瓦肯人怀中的袋子,伸进去的掏食物的手被Spock一把抓住。他惊异地抬头,眼前是一块湿毛巾。

“我猜这是你的妈妈给你准备的?”

Jim学着瓦肯人挑起自己的眉毛。Spock当然错过了这个细节,他微微歪着头将手中的毛巾坚定地往人类的手中递,Jim摇着头接过还带着点温热的毛巾盖在自己的脸上,然后砰地一声躺回了地上。

“Jim,我的初衷是让你清理手上的污渍。”

“知道啦,Spock妈妈,”Jim的声音从薄薄的毛巾底下传出来,仿佛还带着一丝水汽。

Spock叹了口气,Jim闭上眼睛。他听到风在草丛间穿梭,泥土下动物前行的足音,Spock在清浅的呼吸。Spock掀起了他脸上的毛巾,Jim对着头顶遮住了一半的太阳的脑袋露出了一个微笑。

-

Pike的脸被缭绕的烟雾团团围住。Jim用力推开窗户,浑浊的夏日阳光覆盖在他的脸上像是一层薄薄的面具困住了他的呼吸。他抱着胳膊靠在窗框上,想起儿时在这间办公室度过的每一个无所事事的假日。

“你和Spock走得很近。”

Pike的嗓音沉闷低哑,像一把钝锯磨过年轻人烦躁的内心。Jim把脑袋磕在窗户的把手上,幻想自己变成一棵在草原上孤立无援的树。

“那又怎么了,又不是说我还有别的人可以一块儿出去玩。”Jim耸了耸肩膀,没有意识到自己的声音开始带上了几分认真,“他长得还不赖,就是这样。”

Pike把香烟弹到了水杯里——Jim的那一杯水。金发的年轻人突然有些口渴,他板直后背把双手插在兜里然后握拳。Pike舒舒服服地躺在他那张宽大的扶手椅上,大大方方地向后辈展示自己鞋底上粘了数日的口香糖。

“听着,Jim,你为什么不考虑去外面走一走呢?你会喜欢旧金山的。”

Pike的声音变得模糊而又遥远,Jim在自己的心跳声中努力辨别着对方的话语。旧金山听上去像是一个遥不可及的地方,像是另外一个星系的世界。他听到自己牙齿磕碰在一起,短促的呼吸在鼻尖瑟瑟发抖。

“旧金山?”

Jim盯着Pike的鹰鹫一样的双眼。窗外有只麻雀叽叽喳喳地叫唤着,许是被抓鸟的顽童困在了陷阱里。Jim舔了舔嘴唇。他的水杯 里浮着着Pike的香烟,他想起来了。他想起父亲在爱荷华的河水上漫无目的地漂浮,工厂没有处理的污水环绕着他膨胀的躯体,直到水草将他缠绕住,他的指头微微蜷曲,好像还握着妻儿的手。

“好呀,”他开心地说,似乎真的在脑子里构筑自己崭新的未来,“我早就想离开爱荷华看看大城市是什么样子了。”

“好孩子,”Pike张开双臂,Jim的后背被苍老的手拍的砰砰响,“你的父亲会为你骄傲的。”

-

从爱荷华到旧金山的高速飞车运行得并不是十分平稳,Jim把额头顶在前面座位的靠背上,深呼吸试图压下上涌的酸水。婴儿的啼哭和情侣的争吵翻搅着他的脑浆。Jim把自己的身体往墙壁上使劲贴上去,冰冷的触感在他的肌肤上徘徊着,他看到金属上自己扭曲变形的苍白嘴唇。

兜里的通讯器不停地发出震动的噪音,Jim在身侧乘客厌烦的注视下迫不得已掏出了恼人的小玩意。Pike清晨发出的两条消息下面是Spock不断弹出的询问。Jim深吸一口气,污浊黏厚的空气灌入他的肺部加重了他胃里的不适。他把脑袋埋在坚硬毛糙的靠垫上,手中的通讯器每隔一段时间便抖动着,他的手腕微微发麻,好像Spock的大拇指正在桡骨上轻柔地画着圈。

他一头撞上玻璃时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了。列车发出尖锐的呻吟然后在嗡鸣声中奇迹般地停下,周围的乘客纷纷起身。Jim揉着脑袋从座位底下掏出自己破破烂烂的行李袋。他站起身时搁在大腿上的通讯器啪嗒一声掉在了地上,Jim慌忙伸手想要捡,一只鞋跟踏在了上面。Jim愤怒地抬起头,那个粗大的背影毫无意识地后退一步把他压在了墙上。该死的大块头离开时Jim有些头晕脑胀,弯下腰时努力不一跟头倒在地上竟然变成了一件难事。他拾起通讯器,一些零件稀稀拉拉地掉在地上,漆黑的屏幕上裂出了一个丑陋的纹路。

不能回复Spock的消息让他感到有些遗憾。不,他感到懊恼。Jim告诉自己这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情,他拖着前后重量不均的行李袋往街边看起来自己能承受的旅馆走去。最后他决定睡在最熟悉的地方,也就是酒吧后门的垃圾桶边上。夜幕降临时他一边啃着苹果一边掏出外套内侧口袋里的破铜烂铁。他意识到Spock送给他的挂坠可能丢在了列车上。

夜晚的风渐渐变得寒冷,Jim抱着自己的膝盖,望着巷口来去匆匆的脚步,他联系不上任何人,也没有人能够找得到他了。Jim想象着自己融入旧金山的一砖一瓦中,淹没在千万个无足轻重的城市居民里。他强迫自己睡一会儿,接着他就真的坠入了黑暗。

唤醒他的是从脚背上蹿过的一只老鼠。Jim听着空气中吱吱鸣叫的声音。他的喉咙仍然因为睡前的情绪而干涸发紧,他的脸蛋也有些黏黏的。Jim握紧了手中残缺无用的东西,他看着高楼大厦在黑暗中鬼魅的剪影,轻笑着把通讯器仅剩的那一部分扔进了垃圾桶里,寻思着第二天早上去买一个披萨吃。

-

有时他想起Spock,瓦肯人有时是Pike身边不动声色的阴沉军师,有时是后院草地上拘谨微笑的伙食派送员,更多时候是在他身侧若有所思的同伴。Jim的指甲掐进自己的肉里。他总是忘了Spock穿着三件套西装突然降临爱荷华并不是为了听他念叨每日鸡毛蒜皮的烦恼,而是为了帮助Pike更好地藏匿见不得人的小秘密。

Spock皱着眉毛看向表情阴晴不定的人类,似乎十分疑惑自己为什么在门口站了足足十分钟,而不是被房屋的主人堵在楼梯间和一双蓝色的眼睛互相瞪视。Jim喘了一口气,大量避之不及的水汽让Spock的眉头纠结成一团阴郁的黑色。

“进来吧。”

Jim侧过身,展示着飓风过境一般混乱的房间。Spock面不改色地避开生锈的弹簧和空易拉罐,坐在沙发上的样子仍然笔挺端正。

人类没有丝毫想要热情招待的样子,他抱着胳膊,将Spock笼罩在自己的影子之下。Spock仿佛没有看到Jim阴沉的表情,把手中的纸袋仔细地放在矮桌上的一堆书报上。

“我带来了披萨。”

“你到底来干嘛的?”

“你下落不明,”Spock的声音带着指控的意味,“Pike说你在旧金山,我便来寻找你。”

“要我说,你是Pike派来监视我的。”

“不,Jim,我不是。”

Jim紧紧盯着瓦肯人脸上的每一块肌肉。Spock坦然地回应他的注视,似乎没有感受到Jim视线里凌厉的刀片。披萨的香气从敞开口的纸袋里缓缓飘出,Jim不得不后退了一步。

“你就是。”

“Jim,请停止发脾气。”

Spock无奈地塌下肩膀,仿佛Jim年满18岁还坚持用手直接抓牛排往嘴里塞。

“要我说,你一开始接近我就别有目的。”

披萨的味道似乎失灵了,怒火中的Jim暂时忘记了自己一天都没有进食的悲惨状况,他把自己往Spock的私人空间里压。Spock闻起来就像是爱荷华老家,像是泥土与草地,阳光与尘土。Jim觉得Spock的身体像是某种召唤,他固执地抵抗着,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抵抗多久。

“不,Jim,我始终抱着最纯粹的想法接近你。”

Jim嗤笑着想要揪起Spock浆洗得刺眼的衣领。Spock的双眼猛地睁大,Jim从没看过Spock眼眸中翻滚着如此剧烈的情绪,然后他一头栽在沙发上,Spock的躯体压着他——Spock他妈的真的很重。他意识到窗户被什么东西打裂了。Spock抱着他翻滚到沙发与矮桌的空隙之间,他们的脑袋上盖着披萨与打翻的可乐,淡啤酒的味道从桌底下传了出来。Spock谴责的眼神让Jim有些恼怒。

“这种时候你还在意我平时做不做卫生?”

Spock小声说着什么,Jim大声嚷嚷着堵了回去:“有人要杀我——或者杀你?”

瓦肯人诚实地摇摇头,Jim知道他确实不知道。Jim意识到自己一直都相信Spock。这个突然砸在脑袋上的念头比滑过额头的培根更让他气愤。Jim在桌子后面小心地抬起脑袋,一颗子弹从他的眼前飞速钻进他落在椅子上的通讯器里。

“我新买的通讯器!”

Spock将他的脑袋摁回自己的胸口。Jim的嘴唇贴在黑色的领带上,领带下面是薄薄的衬衫,衬衫下面是Spock的……Jim想问Spock穿不穿背心,Spock摇了摇头。

“你不穿背心?”

Spock的表情在一瞬间从茫然过渡到难以置信。然后他贴着Jim的耳朵,低沉的嗓音让Jim的心脏抽搐了一下,或者许多下。

“我的车停在居民楼后面。”

“那还等什么,我们走啊!”

他挣扎着想要趁着枪林弹雨的短暂间隙逃出去,Spock压在他后背的手用力把他禁锢在远处。

“我会保证你不受到伤害。”

Jim翻了个白眼,终于如愿以偿地起身。他拉着Spock的手往房间最远处的厕所跑去。Spock的头发上还挂着一块青椒,Jim一时间有些恍惚。Spock捏了一下他的手掌,然后示意Jim踩上他的肩膀。

他知道Spock不会让他受到伤害。
-
“不是Pike要杀我,”Jim把靠枕放在自己的脸上,他的鼻尖顶着粗糙的布料,身侧的软垫发出窸窣的声音逐渐下陷,Jim伸出自己的手被握紧然后搁在了光滑的布料上。“是Frank。Pike太怀旧了,有妈妈在他的面前打转,他舍不得杀我。但Frank就不一样了,Frank恨爸爸,他恨……Sam,他恨我,现在他还恨上了你……”

脸上的重量突然消失,Spock的脑袋看上去很遥远,然后他的脸逐渐放大,Jim闭上眼睛,瓦肯人的嘴唇干燥而柔软,他的舌头试探着触碰Jim嘴唇上的起皮,然后探进了对方的嘴中。Jim展现了难得的温顺,任由Spock碾过口腔内的软肉。瓦肯人的手指在Jim的脸颊上摩挲着,Jim睁开眼睛,撞进瓦肯人深色的情绪中。

“我不会让你受到伤害。”

Jim沉默不语地将手塞进他们的身体中间。他开始解Spock的皮带,Spock轻而易举地将Jim的T恤扯了下来,Jim不耐烦地蹬开了自己的裤子,Spock似乎不是很在意自己的内衣被甩在了矮凳上。瓦肯人的手指头在他的身体里急切地进出着,Jim扭动着身体蹭着他们的器官。一切都变得黏糊炙热,Jim的脚后跟在Spock的后背上烦躁地敲击催促着。

Spock进入的时候Jim毫无克制地大声叫唤起来,他的嗓子疼的像是喉咙有一块胶布被强行撕开。Spock充满了他的身体,挤进他的肠道,撞得他胃部蜷缩,顶得他心脏发疼。他紧紧抱住Spock,他恨不得把自己揉进Spock坚硬的身体里。Spock契进他的躯体然后开始膨胀,Spock在他的身体里爆炸开来,Spock将他包裹住。

淅淅沥沥的浊液将他召唤回现实,Jim在Spock的怀里蜷缩成一团,他迷迷糊糊地意识到自己正躺在地板上,Spock的胳膊硌得他有些难受。他咬住Spock粘在胸口的毛发轻轻扯动。

“你不会让我受到伤害。”他听到自己小声地说着。“我们不会再逃跑了,我会回去,你会找到我,我们会解决这一些。”

Spock的呼吸喷洒在他的脖颈上。Spock点了点头。

评论
热度 ( 10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