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河流

Spock向Jim求婚的时候,Jim的眼睛像夜晚的河面浮起了细碎的星光。瓦肯人想要亲吻人类脸上滑过的每一个泪珠,从眼角的皱纹一直到下巴上细碎的胡茬。Jim用手掌胡乱擦着脸颊,他看着Spock颤抖着为自己带上戒指的样子像是已经幻想过无数次这样的场景,像是经历了漫长的等待,又像是忐忑地走向一个不可避免的结局。

Scotty从盆栽后面冲了出来和Chekov抱成一团,大声叫嚷着“他答应了!他答应了!”。接着是更多的同事出现在他们的身边,大声欢呼着、庆祝着,拍着Jim的肩膀,对Spock微笑致意,每个人看上去都恨不得狠狠地亲吻他们,每个人都在大声祝福他们。

McCoy在他们身边大声嚷嚷着他受不了这样粉红的氛围了。好医生看上去有些晕乎乎的,他凶巴巴地把Jim抱在自己的怀里揉搓着,Jim任由自己湿乎乎的脸颊McCoy的制服上落下几个显眼的印子,然后被McCoy一巴掌推回瓦肯人身边。

“我要去好好喝一杯。”医生嘟嘟囔囔说着,临走前还不忘叮嘱年轻人,“你明天早上还有任务,晚上不要胡来。”

Jim收紧了自己的手掌,Spock干燥的手指在他的掌心蜷缩着,指甲轻轻蹭过他皮肤。瓦肯人向他俯身,在他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Spock——”Jim舔了舔嘴唇,他的心脏跳得很快,手指上的戒指似乎在不断放大,他不得不扣紧了自己的指头,生怕它滑落了。他的内心从来没有如此满怀希望又被绝望所淹没。

“——我有话要对你说。”

-

Jim在清晨醒来,他意识到Spock正握着自己的手,他们的戒指磕在一起,像是什么奇怪的暗示。他轻轻挣开瓦肯人的手掌,Spock平稳的呼吸打了一个趔趄,又重新归于平稳。

Jim起身的时候Spock也迅速坐了起来,睁大的眼睛里带着谴责和固执。他的头发和Jim一样乱糟糟的,人类在心里偷笑,他朝自己的未婚夫招了招手。Spock带着疑惑的表情绕过床走到Jim的身边,Jim用手指头梳了梳Spock的脑袋,瓦肯人半蹲着身子,眯着眼睛几乎要压抑不住自己的哈欠。

“这个任务很简单,你不必和我一起去。”

Spock摇了摇头。

“我们还有30.8分钟的时间。”

Jim叹了一口气,Spock低下头在爱人的嘴唇上吻了一下。Jim伸手揽着他的脖子不让对方离开,于是Spock顺从地抱着Jim的腰将他们的身体拉近。瓦肯人的舌头细细地碾过人类柔软湿润的口腔,拉扯着人类的舌头,在粗糙的舌苔上来回摩擦。Jim揪着瓦肯人的衣襟防止自己瘫在地上。当亲吻结束的时候Jim仰着脑袋大口地呼吸着,Spock的脑袋还在往前探过去,像是不希望这一个亲吻过早结束。

Jim笑嘻嘻地挡着瓦肯人的头,提醒对方没有多少时间做准备了。

他们到达传送室的时候差点迟到,瓦肯人不动声色地拉好Jim上翻的制服边缘,用指头梳理脑袋上翘起的头发。医生暴躁地绕着他们转来转去,恨不得在每个队员身上贴几百个监视器。传送光束将他们包围时Jim有些惴惴不安地看了一眼身侧面无表情的Spock,McCoy的话语在他的耳边轻飘飘地没有着落。

“注意安全,孩子们。谁知道这个鬼鬼祟祟的星球到底之前发生了什么事。”

迎接他们的队伍看起来有些奇怪,Jim无论如何也抑制不住自己莫名急促的呼吸。登上穿梭艇的时候Jim仔细回忆了一遍报告内容的全文,红衫们在诡异的氛围中悄悄向他靠拢。大使的微笑的嘴唇抽搐着,Jim猛地想起这个种族出了名的敏感和暴躁,他不得不扬起一个愉快的笑容大大方方地走上穿梭艇。Spock尖锐的目光扫过热情张开双臂的大使,以及他身后面无表情的随从人员。Jim不得不偷偷用手肘捅了捅似乎随时要抱起自己狂奔的Spock。

只是一个简单的会晤,他在心里反复念叨着,不会有什么事的,都是Bones和Spock太过多心了。

枪声响起的时候Jim甚至来不及拔出自己的相位枪。黑漆漆的枪口对着他和身后的船员们,像是一个无底深渊。Jim举起双手,他想这或许是宇宙通用的示弱标志。大使——反抗组织头领的笑容依然热情似火,他甩着自己厚重的长袍,脑袋上的金山银山叮当作响。

“我们没有恶意,只希望得到星际联邦的承认。”

Jim努力软化自己的目光,对方一脑袋的首饰在低矮的天花板上刮蹭着发出细碎的噪音。Jim觉得手指上的戒指在一点点地缩小,勒着他的指头,使他疼痛抽搐。他能看到Spock在枪口下绷直了身体,努力思考着寻找解决方案。他的Spock。Jim在内心尖叫着,你不该跟着我一块儿下来,我不该让你和我一起下来。

“你们这是在威胁舰队的高级成员,这样的举动……”

“那么星际联邦是不承认我们了!你们站在那些邪恶的暴君一边!”

头领身后一个穿着紧身衣的女孩突然尖叫着冲了出来,没有人阻拦她,小姑娘像是个炮弹一样冲进了他们的圈子里,她挥舞着手上的匕首,大概是把它当做了披荆斩棘的自由旗帜。刀刃反射着刺眼的光芒,Spock早已挡在了他的身前,Jim的心脏一瞬间收紧——Spock当然会这么做,Spock总是这么做。瓦肯人被小姑娘撞在了地上,Jim终于意识到一个情感外放的心灵感应种族能够做到什么了。

匕首咣当一声砸在地上,金属掉落的声音在他的耳边无限地放大。惊恐的红衫把Spock从刺客身下拖了出来,Jim浑身的血液因为一地的绿色而冰凉。小姑娘坐在地上哭泣着,她的脸上混着刺鼻的鲜血和廉价的眼泪。

“你们攻击了一名舰队高级成员,如果Spock……我的大副……”

Jim发现自己无法说完自己的句子。小姑娘抽噎着躲避企业号成员的目光,她求助的信号没有被自己的同伴所接收。一切的表态都没有意义了。Jim大喊着脑海里唯一的命令:“Scotty带我们离开这里。”

Jim接过他的大副,Spock在红衫的怀里没有动弹,在Jim的怀里也没有反应。人类抱紧了他的未婚夫,他在金色的传送光束中颤抖着生怕他们下一秒因为意外而分离。他的衬衫越来越沉重,因为爱人的血液浸湿了上午那双手带着无奈抚平的褶皱。Jim看到Spock在传送室蓝色的灯光下对自己露出一个虚弱的微笑。Spock冲着他眨了眨眼,他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他眼中的爱意渐渐淡去,最后化成一团浓重的黑雾。

“我爱你……”

他感受到肩膀上的压力,McCoy关切的眼神太过沉重。他低下头,Spock的脸颊失去了色彩,像是一幅失败的肖像。他想说我也爱你。他把自己的嘴唇摁在Spock的嘴角,在铜锈的味道中他跌入了黑暗。

-

Jim睁开眼睛,他不知道是什么使自己突然醒来的。他的心脏跳的很快,仿佛随时要冲出胸膛在半空中炸开。Spock在他的身侧翻了个身揽住了他的腰,Jim看着爱人手上的戒指忍不住笑了起来。昨天Spock向他求婚了,他说了一百遍“我愿意”,因为Spock阻止他说一千遍,而且McCoy的抱怨声快要吓跑新来的船员们了。

他微笑着看着Spock睁开眼睛。Spock深色的眸子还泛着一层水雾,他眨了眨眼,瞳孔里清晰地浮现出人类的身影。他们在床上亲吻对方,用抚摸确认对方的存在。Spock把脑袋搁在Jim的肩膀上,一只手在人类赤裸的后背上画着圈,窸窣的声音让Jim的心里痒痒的,他忍不住把自己向Spock怀抱更深处依偎着,希望Spock的胸膛将自己环绕。

“我感受到你的惊慌,Jim,所为何事?”

Jim收紧了自己的手臂,突然间Spock在他的怀中显得太瘦了,像是随时会化作一把沙子散落在床铺上。瓦肯人的身躯无法完全填满他怀中的空隙,他使劲把彼此的身躯压在一起,让血肉彻底融入,变成一体永不分离。Spock沉默地在他的脖颈印下一个亲吻。

“亲爱的,我会保证你的安全,我们还有28.3分钟的时间准备。”

“还有你的安全,Spock。”

Jim的声音沙哑而破碎,Spock担忧地看着人类,修长的手指轻柔地梳理着人类金色的头发。

他们到达传送室的时候差点迟到了,McCoy暴躁地扫描着每个登录队员的身体。他忧心忡忡地看着一遍遍检查自己的相位枪的Jim,咬着嘴唇还是决定开口。

“Jim,我有不好的预感,你还是别……”

“Bones,这是任务。”Jim夸张地推着脸部肌肉挤出一个笑容,“放轻松等我回来,我知道你私藏了一瓶好酒。。”

他朝McCoy挥手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手上的戒指要飞出去,于是只好用另一只手不安地将小小的环往指根旋转。Spock的胸膛在他的身后平稳起伏着,Jim闭上眼想要感受爱人身躯散发的热度,却只有一片空虚。

他们登上穿梭艇的时候Jim的心跳像疯了一样开始飙升。具有心灵感应能力的大使团一定感受到了他的惴惴不安,却什么都没有表示。大使热情的笑容比脑袋上唰唰作响的饰品还要亮眼,Jim看着他身后的随行人员,额角有纹身的书记官,戴着耳麦眼仁发白的翻译官,一个穿着紧身衣的……

小姑娘扑向Spock;鲜血;匕首砸在他的脚边;小姑娘抽泣着扯着大使的袍角;绿色的血液。

“对不起,我只是……我只是想要威胁你们尽快作出决定,我们没有时间了……”

Jim闭上眼睛想要把那些画面从脑海中推出去。有什么东西拂过他的手臂,他猛地睁开眼睛,是大使纹饰浮夸的袖子。

“我们希望能够尽快和星际联邦建立正式的外交关系……”

空洞的话语在他的头脑里回响,和一些混乱的语句来回碰撞搅动,高速旋转。Jim努力绷直自己的膝盖,他深吸一口气,勉强维持着自己的呼吸。大使的袖子微微抬了起来,手腕处展现了奇怪的凸起。

枪声响起。

“不!”

Jim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大喊。大使的表情停滞在脸上那一层厚厚的装饰下。Jim顾不上什么外交任务了,他扯着Spock的手腕,瓦肯人没有动弹,并试图让他的舰长进入安全官们的包围圈里。Jim抽出自己的相位枪,小姑娘冲了出来,银色的刀刃在灯光下反射着刺目的光芒。

“星际联邦和那些暴君是一伙儿的!”

Spock在一瞬间站到了他的身。Spock总是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他的身前。Jim痛苦地想着他永远无法保护他的大副,因为他的大副永远想要保护他。小姑娘似乎开始在用自己的情绪波动影响另一个心灵感应者,也许是用彻骨的痛恨,也许是用年轻反抗者的茫然。Spock的脸颊泛起不自然的绿晕。Jim举起自己的枪对准那个未来的杀人犯。

“停止!”

“你或许以为我们是来与星际联邦谈条件的。”大使怜悯地摇了摇头,他微笑的样子像是正在享用一顿期待已久的大餐,“不是,我们是来给星际联邦一个警告的。”

Jim连忙抽出自己的通讯器,无论警告是什么,他们都必须迅速撤离。那个翻译官对他甜甜地笑了一下,低下头说了一句什么,接着虔诚地亲吻自己的耳麦。Jim看到红色的火球在那群恐怖分子的身后团团盛开,Spock转身抱住了他,小姑娘大声尖叫着,甚至盖过了Spock呼喊他的声音。

灼烧的温度在他们身上跳跃着,金红的火焰将他们紧紧缠绕。Jim和Spock互相拥抱,在热浪中他们逐渐融化为一体。

-

Jim踌躇地停下了脚步。Spock扭头看向他,瓦肯人微微垂下的脑袋展现出后颈和背部健美优雅的曲线。Jim摇了摇头,他不知道是什么让他感到犹豫。传送室的门就在不远处,紧闭的两扇金属门板像是关押着什么洪水猛兽。他能听到哀嚎声在空气中源源不断地传来,一波又一波的绝望从脚下升起逐渐淹没过他的头顶。

他被热浪包围,他的皮肤在刺痛中灼烧,空气扭曲着缠绕他的脖颈然后渐渐收缩。应该阻止这一切。他不知道这个念头是从哪里来的。阻止这一切!有人在他的耳边尖叫着。这只会带来悲剧!

Spock握紧了他的手,担忧和喜爱之情从他们相触的肌肤一点点顺着神经攀爬包裹住他的心脏。Jim冲着男朋友露出一个笑容。他的瓦肯男朋友——不,他的未婚夫。想到Spock的这个身份他仍然感到头晕目眩。Spock说他们属于彼此,他们的命运是在宇宙的每一个角落相遇。他不敢相信这些话语,但瓦肯人不说谎。每当Spock亲吻他的嘴唇,喃喃低语着古老的瓦肯诗句,他恍惚间仿佛能看到每一个宇宙里的他们互相拥抱。

Jim踮起脚尖,Spock温顺地低下头迎接人类湿润的嘴唇,一秒钟的接触太过短暂,Jim回过神时Spock还半阖着眼帘,他逆着光的身影像是教堂彩绘玻璃上低头祝祷的圣徒。他的爱人,全身心地将自己交付与他。Jim的砰砰跳动的心像是缓缓塌陷的山丘。

“Spock,你听我说。”

Spock认真地看向他,像是宇宙间只有他一人的话语是重要的。这一切都太过真实了,他心想,这不可能是真的。他深吸一口气,冰凉的气体卡在他的胸口徘徊不去,积压着过分沉重的担忧与害怕。

“Spock,这个任务就由我来完成,我希望你在舰桥上,帮我看着企业号,好吗?”

Spock皱着眉头,他的爱人以为自己已经说服了他。Jim知道Spock感到失望和不满。他板直自己的腰背,绷紧自己的脸部,他已经许久没有对着Spock戴上面具了,以至于他感到生疏和慌张。Spock的双手背在身后,Jim知道他又在用右手攥紧左手,像是要攥紧自己爆发的情绪,攥紧自己失控的逻辑。

“等我回家,好吗?”

Spock抿紧嘴,他的吐息在Jim的耳膜上像钢锯一样来回拉扯。

“遵命,舰长……”Spock深深地看着他,“Jim。”

Jim站在传送室的时候McCoy喋喋不休地抱怨着他的冒险精神,抱怨着他讨厌一切有心灵感应能力的种族。Spock沉默地站在他的面前,Jim能听到爱人的大脑在急速运转着,分析着自己的奇怪表现。

“回头见,Spock。”

Jim笨拙地微笑着,Spock点点头,他们都知道企业号舰长的决定不能扭转。McCoy在他们消失在舱室之前大声叮嘱着,Jim在一刹那之间突然听到无数个McCoy忧心忡忡地对自己说:

“Jim,你要注意安全……”

-

Jim在深夜醒来,残余的梦境在他的脑海里嘶吼着。他还记得Spock坠落在他怀中的重量,绿色鲜血在他们的脚下流淌着,仿佛一条生命的河流。

Spock一边咳嗽一边挣扎着抱住他。Jim不知道Spock是怎么突然出现在高速运转的穿梭艇上然后为自己挡下那个小姑娘的攻击的。也许是Scotty泄露了Spock大使的公式,或者Spock命中注定要死在这艘他妈的飞艇上,死在反抗组织的计划中,死在他的怀里。

“我爱你,”Spock颠三倒四地说着,“我过去,现在,将来,都爱你。爱你”

Spock一会儿说着瓦肯语,一会儿说着标准英语,生命从他的四肢逐渐流逝,他被Jim握在掌心里的手指松软地瘫开,他们的婚戒磕在一起,像是一个不详的诅咒。Spock的呼吸停止了,他的心脏不再跳动,也就不再有鲜血淌出。河流停止了流动,Jim茫然地盯着虚空,他被黑暗所吞噬。

然后他醒来。他想起自己刚刚答应了Spock的求婚。他的未婚夫在他身边平稳地呼吸着,刘海微微滑落露出光洁的额头。Spock的呼吸声像是静谧的海浪,像是山间的云岚环绕着Jim。人类深吸一口气,不知何时上调的温度使得他的皮肤渗出了些许汗水。他掀开被子,Spock的睫毛颤抖着,瓦肯人睁开了眼睛,伸手将想要下床的人类收进怀里。

“Jim,再睡3.8个小时。”

他顺从地倒在床铺上。他们在松软的被褥间亲吻,Spock的手固定住人类颤抖的身躯。他们的身体尽可能地贴在一起,将一切空隙消灭。Jim能感受到Spock的胸膛和自己相互摩擦,Spock坚定的怀抱让他显得脆弱而惊慌。Spock舔过他的嘴唇,在他的口腔里拉着他的舌头打转,他只能张着嘴任由Spock在他的嘴里画出自己想要的形状。瓦肯人干燥的手摩挲着他的脸颊和脖颈,抚摸着他的后背,他的手掌比室内的温度还要高。Jim恍惚间看到他们在哔啵作响的火焰中融为一体。

他挣扎着蹬开自己的裤子,然后扯着Spock的那裤头粗暴地往外拉扯。Spock的器官打在他的肚子上,Jim从未如此急切地想要感受他的形状和力量。瓦肯人任由人类微不足道的力气将自己推到在床上。Jim跨坐在Spock的大腿上,Spock看着他的样子像是在崇拜初升的太阳,他的眼睛闪烁着期待和渴望。

Jim俯下身啃咬Spock的嘴,用自己汗津津的手拨扯瓦肯人的胸毛。然后他坐了下去,Spock来不及阻止,Jim自虐般咬着嘴唇阻止自己叫出声音来。就好像钉子终于被打进了木头里,像楔子被一榔头砸进了正确的位置。Jim没有给自己时间感受被充满的踏实感,他狠狠地起身落座,将自己的重量全部砸向Spock。他带着愧疚呻吟着,在Spock的大腿上胡乱抚摸。Spock扶着他后背,生怕人类摇摇晃晃间摔下床。人类的汗水滴滴答答地落在瓦肯人的身上,似乎下了一场无法湿润土地的小雨。他们都没有持续很久,Jim在爆发时恶狠狠地把Spock拢进自己湿漉漉的怀抱,Spock在他的耳边叹息,小声呢喃着情话。

他们在沉默中洗漱,Spock的吻混落在Jim的肩膀后背上。Jim地拍开他的手,又把自己喷在Spock衣服上的牙膏沫子随意抹去。Spock帮他拉上衣服后背拉链的样子像是想要再把它脱下来。Jim在镜子里盯着瓦肯人黑色的脑袋。鲜活的Spock,健壮有力的Spock,永远挡在他身前的Spock。他的额角没有伤口,他的手指没有被火焰烤得漆黑,他的心脏在腹部砰砰跳动着,没有被匕首刺穿。

Jim转身抱紧了怀中的Spock。他突然知道自己一直想说出口的是什么了。

“Spock,我觉得你应该接受法拉格号的舰长之位。”

他终于说出口了。Jim的心里悬挂的石头嘭地一声掉进了胃里,他感到心中空荡荡的,肚子里没有消化的披萨却不住地翻滚。Spock值得更好的职位,而不是跟在自己后面收拾烂摊子。他努力想要把自己的想法说出口,但是他的嘴唇无法张开,他的喉咙哽咽着,火辣辣地疼。他只能说这么多了:Spock,你应该接受舰长的位置,你应该离开我。

Spock捧着他的脑袋,Jim不知道瓦肯人是什么时候放下漱口杯的。他慌张地躲闪着爱人拷问的眼神,Spock微微加紧手中的力道,他不得不直视那双幽深的眼睛。Spock看起来像是要掐他,又像是要亲吻他,或者恶狠狠地晃他,把Jim自己也不清楚的答案晃出来。Spock咬紧了牙关,Jim想说对不起,但他什么都不想说 。

Spock先说话了。

“别哭,Jim。”

Jim眨了眨眼,视线里的Spock重新变得清晰。他没有意识到自己哭了,现在他的眼泪流淌得更加肆无忌惮,他在Spock的手掌中无力地瘫软,他被Spock拉向瓦肯人结实的胸膛。

“你不明白。”

Jim嘟囔着,他的脑袋乱糟糟的。Spock的手传递的热度从后背一路延伸到他的心脏,像是将他们相连。他们本应该平安地度过这一个月,然后他们将会在新瓦肯上链接,从心灵到心灵,从思想到思想,身躯、头脑、灵魂,Spock说他们将会成为彼此。

“你会死在明天的任务里——河流,你懂吗,哲学家说你不能两次踏进同一条河流。我可以,天知道我为什么可以——这就像一个诅咒,我一次次参加那个任务,但是我不能阻止这条河流向唯一的方向前进,我不能——你死了,你又死了!你明白吗?”

Jim能感受到Spock的疑问,Spock张开嘴想要说什么,Jim摇了摇头。他被脑海里突然爆炸的画面所淹没。一次Spock死在他的怀里;一次他们相拥而亡;一次Spock坠落深渊;一次Spock的尸体在传送室的地面上逐渐冰冷。他失去Spock,然后他重新醒来,他记起模糊的片段,然后他又失去了Spock。Jim瞪大了眼睛盯着地上的瓷砖,又一次看到了爆裂的火球。

Spock也看到了。Spock的身体僵直着,Jim知道这一次他们一起感受到了死亡冰冷的拥抱。Spock抱紧了他,像是Jim成为了宇宙间唯一的实物。

“你一定觉得我疯了。”

“不,Jim,我相信你。”Spock的嘴唇略过他的发顶,他的声音在狭小的室内被无限放大,“如果这是我的结局,那么我接受它。”

“你怎么敢!”

Jim猛地跳起来,像是那个火球在他的脑子里炸开,他瞪着Spock,恨不得把瓦肯人的脑袋拆开,把里面的逻辑抽出来冲进企业号的污水处理系统里。他预想了千万个回答,却没有想到最后Spock背叛了他的抗争。Spock抚摸着他的头发,顺着发丝的走向,一遍遍地梳着,像是火炉前织毛衣的老祖母,像是他们身边有一个咕嘟冒泡的汤锅。

“Jim,请听我说,如果命运想要让我们分离,我愿意竭力阻止它的发生。我珍视和你度过的每一分每一秒,并且我不会让自己后悔我所做的每一个决定。因为它们构成了你我,它们让我们相爱。”

“然后呢!你刚才说的是什么屁话……”

“Jim,请相信我——”

Spock轻轻地嘘声,温热的气流在Jim的耳边流淌,Jim瞪大了双眼,颈侧的压力让他感到愤怒,他最后的意识是Spock坚实的怀抱里瘫软无力的自己。

“——我爱你,过去,现在,未来。”

-

他睁开眼睛,Spock正跪在他的面前,他手上的戒指吸收了全世界的光芒。他不知道Spock做了什么,但是Spock失败了。他想甩Spock一巴掌,但更想用力亲吻Spock直到他们的嘴唇腐烂,只剩下牙齿相互磕碰。Spock失败了,于是他站在这里,他数不清这是第几次Spock向他求婚了,但是他知道自己每一次都只有一个回答。

Jim说“我愿意”,船员们沸腾了起来。Scotty和Chekov拥抱在一起跳起了奇怪的舞蹈;Sulu乐呵呵地拍着他们的肩膀往他们手上塞酒杯;Uhura和Chapel分别给了他们响亮的亲吻然后又和彼此吻得难舍难分;McCoy试图踩Spock的鞋子,最后还是擦着眼泪一个人跑到了吧台前。

Spock握紧了Jim的手,Jim的心脏砰砰跳着。Spock的呼吸拂过他的后颈,Spock的手指在他的掌心画着圈。

我愿意。他心想,一千次,一万次,只有这一个回答。Spock说得对,他们的命运就是在一起,面对一切。Spock的眼睛里反射出一个小小的Jim Kirk。他看到那个小小的Jim Kirk在微笑,他的嘴唇颤抖着,在一次次的失败的绝望中紧紧揪住那一线渺小的希望。

“Spock,”他听见自己说,“你犯了一个错误,虽然你不知道。而我犯了许多次错误。”

Spock松开了自己的手,有些无措地看着Jim。Jim知道Spock正带着几分困惑和委屈在心里努力思考自己近日的所作所为。Jim笑了起来,他喜欢瓦肯人疑惑的表情。他拉住Spock的手,第一次明白了自己应当做什么。

他要和Spock一起踏进时间的河流,顺流而下,或者溯流而上,避开摇曳生姿的水草,绕过汹涌晦暗的漩涡,他知道他们会到达他们想要前往的地方。

“Spock,明天的任务我希望你和我一起参加,我有一些任务报告里没有的重要信息要告诉你……”


评论 ( 4 )
热度 ( 13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