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肥胖宇宙

-

我相信即使在肥胖宇宙Jim也会胖出风采

Spock:McCoy医生,我认为你近几年来对Kirk舰长的有意纵容直接导致了今日的意外。

McCoy:哦?大地精,你是在怪我吗?是谁在餐厅偷偷帮他的亲亲舰长吃花椰菜的?

Spock:医生,我认为你你的指控是不妥的。

McCoy:还在Jim往咖啡里疯狂加方糖的时候打掩护?

Spock:医生,我发现你多次在舰长对你眨眼睛的时候放弃对他的运动监督。

McCoy:就好像他每次对你使狗狗眼你就不会中招似的。

Spock:所以你承认你对舰长让步了。

McCoy:你等着,他这次伤好了我就押他去健身!每天!你呢,大地精?

Spock:我将会更严格地执行他的健康食谱。


因为太胖在舰桥上绊倒椅子摔了一跤压断自己骨头的Jim Kirk,刚醒过来听到好医生和大副的恐怖对话,吓得两眼一翻又晕过去了。

-

老年肥胖的场合

Spock吃了一本情话大全

上了年纪之后Kirk舰长的腰就像吹气球一样鼓起来,他快速冲过走廊的样子就像一个前行滚动的小行星。五十岁那年舰队不得不为了他把企业号上的所有门都拓宽了一些,专门定制了独属于他的舰长椅免得再次出现舰长从容起身时椅子也跟着离地的外交事故。

除此之外一切正常。McCoy还是能够在Jim后颈上层层叠叠的肉里精准瞄准好友血管;船员仍然爱戴他们他们在舰桥上啃苹果的上司;克林贡人对他们体积乘二的敌人依旧咬牙切齿。

Jim被闹铃声吵醒,拍着爱人的肩膀嚷嚷着,亲爱的能帮我穿上鞋子吗?

瓦肯人闻言起身,他虔诚地跪在爱人肿胀的脚前捧起特大号的靴子:

“当然了,亲爱的。为你,千千万万遍。”

-

睡前活塞(极限)运动

Jim四仰八叉地躺在床上,腿间的赘肉迫使他的双腿张开,像是坏了的圆规。他的肚子高高低隆起,蜿蜒着久坐的折痕,不可逾越的高峰挡住了他的脑袋。Jim不耐烦地拍了拍床板,他艰难地抬抬起头,层层叠叠的下巴杵在胸口,脖子以可见的幅度颤抖着。

“Spock,快过来。”

Spock站在墙角慢条斯理地脱衣服。瓦肯人发扬一丝不苟的民族精神仔仔细细地把长袍叠好,抚平每一个褶皱。浅色的内裤松松垮垮地挂在他的胯间,Jim烦躁地朝爱人挥手,胳膊上的肉小小地摆动着,即使开了空调还是有汗水在茂密的毛发间缓缓流下。

“Spock!快上来!”

Jim拍了拍自己的肚子,响亮沉闷的震颤中软绵绵的肉抖了抖。Spock犹犹豫豫地把最后一件衣服放在叠好的衣服堆上,爬上了床垫。他跨坐在爱人的身上,Jim冲他露出一个期待的微笑,下身精神抖擞地抵在腹部陡峭的坡度上。

Spock拉伸了一下背部的肌肉,深吸一口气,开始了每日一次的极限运动。


McCoy:所以你就躺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吗?

Jim:上一次我打算做点什么,Spock的小腿折了,你忘了吗?

McCoy:我真的很想忘掉那一次……

-

扭曲镜像

吃得肥胖英武的Jim一边捅Spock一边呜呜呜地哭着。

“我没力气了,Spock,腰好痛。”

“继续。”企业号大副一把揪住舰长花白而没剩下几根的头发,咬牙切齿地说,“你这个臃肿的,窝囊的,没用的人类。”

“那你还爱不爱我嘛。”人类咬牙挺身,撅着嘴巴在瓦肯人冰冷干瘦的身体上拱来拱去,发出细微的嘟囔声。

Spock猛地把人类推开,他起身拉上自己黑色的制服裤,把金色的上衣扔到床上茫然无措的人类身上。

“该去开会了,我的舰长。”

-

相识

Spock是在酒吧的厕所里第一次见到Jim的。红色学员制服的人类抱着马桶哇哇大吐,然后在地上瘫软成一团,肉呼呼的手指头在瓷砖上无意识地滑动着,富有弹性的肚子在地上挤压出一个富有力量的形状。

瓦肯意识到这就是老板让他寻找的大胃王比赛的冠军,吃了1701个汉堡的Jim Kirk。

人类听到有人靠近,艰难地抬起头,脖子上的肉层层堆积,挤压出几条可爱的褶皱,Spock握紧了自己的手。Jim眼泪汪汪地看着Spock——的肚腩,忍不住用手按了按。

Spock发出了陶醉的闷哼。

Jim狡猾地笑了。

-

欢迎回到企业号

Jim吃力地踮起脚尖,他努力把自己肉乎乎的手臂张开,他觉得自己甚至能听到肌肉撕裂尖叫的声音。

“Spock!”人类甜腻腻地大喊着。

“Jim,我珍视你。”

瓦肯人用力抓住爱人的双手,他们愉快地互相撞击对方的肚子,感受力的作用将他们的身体向后拉扯,再用力把对方拽到自己的怀里。他们凸起的腹部在空中晃动着,带起快乐的节奏。

“你瘦了。”Spock皱眉。

Jim笑了起来,比锅里烧得咯咯作响的植物油还要明亮。

-

Spock的绮丽梦境

Jim最近瘦了不少,微笑的时候下巴两层薄薄的肉颤巍巍的。Chekove心疼得把Sulu送给他的爱心饭团全部给了舰长,非逼着他在舰桥上吃下去。

“舰长好可怜,”领航员伤感地说,“一定是医生又制定什么健康食谱了,一天只吃十块牛排根本不够嘛。”

大家纷纷低头默哀,觉得医生的形象又凶残不少。

“不是哦,”Jim踱着悠闲的步伐摸着自己的肚子出现在餐桌边上,顺手拿起了一根薯条,“我只是怀孕了胃口不好。”

Sulu一不留神把所有的番茄酱挤在了奶油蘑菇汤里面。


Spock猛地睁开眼,Jim的呼吸在他的耳边平稳地流淌着。他小心翼翼地伸开五指放在Jim的肚子上,感受着那里面的思维。

“好饿啊——冰淇淋——Spock的胸毛嘿嘿嘿——意大利面——吸溜吸溜——”


第二天Jim顶着Spock失望的眼神艰难地往嘴里塞着Spock递给自己的第八盘面,莫名觉得自己辜负了瓦肯人,根本不敢说自己吃腻了。

-

人类崇拜

人类的身体构造使得他们比瓦肯更容易养出一身松软的,色泽可爱的肥肉。

Sarek迎娶Amanda的时候瓦肯星锣鼓喧天,举星球欢腾,Sarek沾亲带故的同胞们走路生风。

来自AOS宇宙和TOS宇宙的Sarek对此表示心情复杂。

-

人类肥胖发展史

Jim年轻的时候胖得像个梨——也就是说上半身还是有些线条的,Spock偷偷为爱人的曲线计算了方程式。

中年的时候Jim的身体涨成了大苹果,Spock宣称他的爱人的体香是水果的清香。

后来Jim的身躯不再富有弹性,Spock抱着软绵绵的爱人,他们一起在沙滩上乘凉,Spock细心地将人类肘弯卡住的沙子挑出来,然后亲吻Jim烤肉味的嘴唇。

-

黏腻日常

Spock在他们结婚纪念日的早晨趁着Jim熟睡,在人类手背的涡涡里放细碎的小花。

Jim觉得这很浪漫。


Jim声称他能在一群人里面分清Spock的脚步声,以及Spock滚动过弯道的时候独特的摩擦空气的声音。

当他这么说的时候Spock的眼神就会变得特别温柔,像一杯热巧克力,让Jim吞口水。


Jim说要跳“七重纱之舞”给Spock解闷,Spock后来花了半个小时才把丈夫从一堆丝巾中间给解出来。

然后他们兴致上来,玩了捆绑PLAY。


Jim又胖了一些,Spock对此表示十分满意。

他看着Jim骂骂咧咧地穿上不合身的制服,充满期待地把Jim拉向自己身边。Jim的手肘被制服的袖子勒出了一圈红色的边缘,Spock着迷地抚摸着被挤出一圈的肉,发出逻辑的惊叹。

他们搬进了新的公寓,但是家具还没有来得及全部摆放。Jim叹着气躺在地上,一身的肉流淌到了地上摊开来,Spock拿出了PADD打着转绕着人类拍照。

Jim微微抬起脑袋,拍了拍冰凉的地砖:“Spock,一起躺下呀!”

“亲爱的,请保持这个姿势,我想给你的下巴来一个特写。”

Jim咯咯笑了起来,Spock觉得这个声音平底锅里比煮热的植物油还好听。


夏天的时候Spock趴在Jim圆润冰凉的肚皮上,感受着上下起伏的节奏,觉得岁月静好。

Jim:Spock,你有点沉,中午的披萨要被你挤出来了。

-

McCoy再也不想靠近这两颗粉红色的肉球了

Jim与Spock玩躲猫猫游戏,藏在了窗帘后面。

Spock五次经过窗边可疑的大鼓包都视而不见,来来回回喊着“我看见你了,Jim”,直到二十分钟后Jim憋不住大笑着自己滚了出来。

被迫参与两人情趣游戏的McCoy以极其扭曲的姿势卡在柜子里白眼翻到天灵盖。


Spock极力禁止Jim在度假的时候给小朋友表演一口吃半个巨无霸汉堡。

McCoy表示他再也不想给Jim治下巴脱臼这么愚蠢的病了。


自从交了Spock这个男朋友之后Jim再也没有弯腰/蹲下/坐下/趴下捡过东西。不过在那之前大半时候他会撒娇让McCoy帮他把掉在地上的东西拿起来。

McCoy:不知道为什么有些惆怅呢。


Spock的手被割伤了,Jim心疼地把Spock的手指放在自己腹部的第二道褶子里,他知道Spock最喜欢那里的触感。

Spock闷哼了一声,看着他的眼神像融化了的焦糖。

“操!”McCoy大叫起来,“你这样大地精的伤口会感染的!拔出来!”


企业号舰长迷人风趣,每一个星球的大使都折服于他的风采。但是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抚摸着他的小肚腩,感受那完美的弧度。

Jim无奈地把肚子上不知何时又贴上去的小纸条撕了下来。

“'Spock大副所有物?'Bones,别开这个玩笑了,要不是刚才照了照镜子我都没看到这个破纸条。”

“哼,我看大地精可喜欢我帮他这个忙了。”McCoy瞥了一眼门口的大副。

Spock没有反驳,McCoy得意地笑了起来,开心地滚进了自己的办公室。

评论
热度 ( 2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