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未定名越来越长篇

第一章 Jim Kirk并不漂亮

01

“放屁!”

McCoy恶狠狠地把嘴巴里的草吐了出去。Jim笑嘻嘻地抹去脸上的唾沫星子,拍了拍好友的肩膀。

“消消火,Bones,再来一杯啤酒吗?”

“我会对啤酒说‘不’吗?”

McCoy翻了个白眼。Jim在内心又一次为好友能在一个简单的白眼里表达出复杂情感叫好。他永远没办法把白眼翻得干干净净,总是少不得露出一点自己眼睛里蓝色的波澜。按McCoy的说法,看起来像是娇娇弱弱的小姑娘要晕倒一样。

酒保往他们的桌子上砸了两杯啤酒,白花花的泡沫落在了脏兮兮的桌面上,很快便消失在木板的缝隙里。McCoy一声不吭地开始往自己的喉咙里灌着酒精,看上去就像每一个参加了早期克林贡-地球战争,被困在救生舱里三天三夜,从此再也不敢让双脚同时离开地面十厘米以上退伍军医那样,脆弱又英俊。

McCoy的名字时Leonard,但人人都叫他McCoy,除了Jim叫他Bones;这就好像Jim姓Kirk,但大家都叫他Jim,然而McCoy是经常叫他kid、Jimmy、臭小子、死小鬼、麻烦精……Jim靠在他的Bones身上就好像自己被抽没了全身的骨头,McCoy随口抱怨了几句,便随金发的小伙子去了。他皱着自己浓黑的眉毛对着黄色的啤酒嘟嘟囔囔着,绿色的眼睛因为醉意变得雾蒙蒙的。McCoy好看得像一幅画,但是没有人愿意靠近他,因为他暴躁又易怒,还总是泡在酒里。

Jim蹭着好友的半边身子,懒洋洋地打量着小酒馆里的男男女女。地球或许不配在星际联邦里占有一席之地,但地球人也乐得偏安一隅,享受他们的悠闲夏日。比如现在,男孩的蓝眼睛很快锁定了一个甩着马尾辫踏着轻快的步伐走进酒吧的高挑身影。来人逆着光的轮廓看起干净利落,摆动的纤长四肢干练有力,Jim扫了一眼那穿着紧身长裤的双腿,忍不住吹了一个响亮且百转千回的口哨。

“滚滚滚。”McCoy推搡着Jim瘫软在自己左胳膊上的上半身,“去找姑娘们讨要巴掌去,别烦我。”

Jim乖巧地直起身,扯了扯T恤下摆,拉起了夹克的领子。McCoy随手把Jim额前的刘海拨弄了几下,又窝回了自己舒适如家的高脚凳继续自言自语。

“谢了,Bones。”

02

Uhura低头笑了一下,Jim在内心为自己鼓掌喝彩。他决定再接再厉,争取三句话以内搞定这个平日总是对自己横眉相向的美丽姑娘。

“不,Jim。”

Uhura赶在Jim开口之前堵住了他嘴里将要滔滔不绝翻滚而出的甜言蜜语。Jim听话地闭上嘴,撅起的嘴唇和鼓起的腮帮子看上去是那么的孩子气,Uhura这才想起自己为什么在过去的19年从来没有一个侧踢把他送进医院。

她叹了一口气,接过Jim手中的酒杯。这是她第一次这么做,也是最后一次。

“我是来和你告别的。”

“什么?”

Jim的嘴角僵在上翘的半途,他眨了眨眼收回了刚才还拿着啤酒往Uhura怀里送的手,在裤子上蹭了蹭。

“你要嫁跑去旧金山开货车的Gary了?相信我,我家的后院里有三辆货车,你想开哪辆开哪辆,我还能帮你改装……”

“妈的,Jim,住嘴。”

Uhura一口气喝光了杯子里的液体把厚重的酒杯摔在了桌上。半透明的杯子在仿木上左右摇摆了许久,最终被Jim一把捞了起来。

“这个杯子要是再碎了我就欠老板20个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

Uhura抱着胳膊,黑色的眼睛不容置疑地盯着Jim,仿佛他说出了错误答案就会被她用死亡视线当场烧成灰。

“好的,你要去旧金山。”Jim抹了抹脸。

“是的。”

Uhura对他展开了一个赞赏的笑容。她的牙齿那么洁白,甚至在酒吧昏暗的黄色灯光下发着光。若是以往,Jim愿意一边嚎叫一边打滚一头栽进河水里,就为了换过Uhura这样一个漂亮的笑容,但是今天他多么希望自己是在白日做梦。

“你要入伍,你要参军,你要……”他说不下去了。

“我要参战。”Uhura接上了Jim的话。

天啊,她看起来是那么的跃跃欲试,那么的期待,就好像她是去旧金山接收巨额遗赠,而不是开着落后了克林贡人十年的破铜烂铁在宇宙里被无声无息地炸成碎片。Jim觉得Uhura还不如去去旧金山当Gary副驾驶座上喋喋不休的女主人,这样他好歹能每年圣诞给她寄一张自己祝他们早日离婚的贺卡。

“瞧瞧我们周围,Uhura,”Jim指着远处几个醉醺醺地对着弹子机大声咒骂的男人,“看看他们,值得为他们送命吗?”

Uhura摇摇头,她看起来像是纵容Jim在数学课本上涂鸦的老教师。

“看看那边那对亲得难舍难分的出轨情人,看看门口那些斗鸡走狗的小混混,值得吗!看看我!看看Bones!”

“我爱你,Jim。”

Uhura伸展双臂,她是那么的优雅,美丽,生机勃勃。Jim被他追求了10年的姑娘抱在了怀里,她闻起来像是阳光和蒿草,而不是冰冷漆黑的宇宙。他知道这个拥抱这是他期盼已久的第一次,却很有可能是最后一次。

03

Uhura离开的背影就像她来得时候那么气势非凡。Jim哆嗦着手把酒杯放在桌子上,盯着Uhura的口红印子发呆。紫色的口红,Jim暗自摇了摇头,他最不喜欢Uhura涂紫色了。

“你的这位朋友令人钦佩。”

Jim意识到自己被搭讪了。这个声音他没有听过,若是往日他一定会兴致勃勃地转过身告诉来人自己也有不少令人钦佩的技巧。不过不是今天。他往另一侧微微转过身,焉头耷脑地抱着早就没有Uhura温度的空酒杯等着不速之客离开。

“有趣,你与Nyota的友谊同样令人钦佩。”

“嘿,新来的!不许在我面前说她的名字!你破坏了我和Uhura的约定!”

“这个约定的内容是?”

“除非Uhura告诉我她的名字,否则我不能知道她叫什么!”

Jim气鼓鼓地转过身,然后他愣在了原地,他的一只手还可笑地半举在空中,为自己和朋友的约定被打破而愤愤不平。

搭讪者有两道倒八字的漆黑眉毛,其中一边被挑得极高,末梢几乎消失在他的齐刘海里。——是的,齐刘海。Jim咬着嘴巴内侧拼命憋着笑。他甚至觉得对方的尖耳朵很可爱,配上一身垂落在地的漆黑长袍,体现出一种地球上——好吧,爱荷华小镇上罕见的神秘而端庄的美感。莱戈拉斯的父亲叫什么名字来着?不不不,这位没有那么嚣张和空灵。他看起来更为入世,看着Jim的样子像是在寻找什么藏在墙缝里的秘密地图。Jim直起身,对来人并拢无名指和小指,以及食指和中指。

“Jim Kirk,这位先生,请问瓦肯人来地球有何贵干?”

“没有想到在这样一个落后的区域,却能遇见一位知晓瓦肯文化的地球男性。”

“我能够让你惊喜的地方有很多。”Jim极其熟练地让自己的舌头缓慢碾过被啤酒濡湿的嘴唇。

“我叫Spock。”瓦肯人或许看懂了,或许没有。他对Jim挑逗的眼神视而不见,自顾自说着。

“我来拜访Pike将军。”

评论 ( 3 )
热度 ( 4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