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未定名越来越长篇

第一章 Jim Kirk并不漂亮

第二章 外星来客

第三章 离别

第四章 记住旧日时光

01

Sam跑得很快,他的身躯在阳光下摇晃,浅色的影子草地上跳跃着,在很快便要消失在山坡的另一侧。Jim穿着粗气努力想要跟上哥哥的步伐,他的双腿陷入泥土中,溅起的草屑跑进了袜子里。

“等一下我,Sam!Sam!Sam!Sam!等一下我!”

Jim被绊倒在地上,他惊恐地大叫着,抓起一把小草攥在掌心,仿佛那是他唯一的依靠。哥哥不见了,他心想,哥哥要抛下他走了。他的影子蜷缩在草丛里,像一只脏兮兮的杂毛小猫。太阳在他头上明晃晃地照着,Jim抹了一把后颈的汗水,抽了抽鼻子。

一只手出现在他的视线边缘,他抬起头,看到了Sam鼻子上的雀斑。

“烦死了,怎么跑得这么慢啊。”

Sam把他抱在怀里,一边嘟嘟囔囔地抱怨着,一边帮他拍去身上的青草。泥土的腥味消失了,Jim紧紧抱住哥哥的脖子,用鼻子把Sam的衬衫拱得乱糟糟的。

“我以为你不要我了,Sam,求你别走。”

Sam沉默地拉住他的手,他们踢踢踏踏地拖着脚步向小溪边走去。清凉的河水洗去了Jim满脸的泥巴,Sam蹲在河岸边,递给他一块鹅卵石。

“我不会走的,Jim。”

02

Jim还记得美好的旧日时光。河滨镇的生活像爱荷华的循环不变一年四季那样稳定可靠。那时战争给他们留下的唯一阴影只不过是起伏不定的物价和Winona两个月一换的男朋友。电视屏幕里的爆炸和葬礼看起来像是过于逼真的电影,人们在酒吧里对未来的星际政局夸夸其谈,但没有人真正能闻到鲜血的味道。

直到征兵令的到来。

没有人阻拦Sam。Winona已经在太空中飘荡了三个月,人们都说她早已在一星期与从天而降的太空垃圾一起葬身大海。Sam说妈妈失去联系只是那是因为克林贡人的光子鱼雷炸坏了他们的通讯设备。

不,那是因为妈妈早就想摆脱他们了,Jim撇着嘴心想。

Sam骄傲地穿着他的制服在街道上走来走去,摆出手握武器的姿势对不存在的敌人开火。Jim抱着膝盖在门廊下嚼着草根,他觉得这一切都蠢透了。星联无法阻止一切,而待在太空中的人都会死。只有地球是安全的。

Jim告诉自己他并不是不想上太空,他只是不想上太空送死。

“你不想像爸爸那样成为英雄吗,Jim?”

Jim把剩余的啤酒一饮而尽,然后把捏扁的易拉罐扔到了街道的另一侧。一只流浪猫大叫着窜上屋顶消失在杂草占领的砖瓦后。他抓了抓后背夸张地耸着肩膀:

“爸爸不是英雄,爸爸只是有英雄情结的自私鬼。”

Sam踹了他一脚,大骂他是个没心肝的窝囊废。他顶着比太阳还刺眼的笑容加入了游行的队伍,收集的手帕塞得裤子鼓鼓囊囊,得意洋洋的样子像是屠宰场里最威风的老公鸡。

那是他们的最后一次对话。

Sam没有寄回一张照片。Jim只好把Sam十岁生日那年报纸上关于少年犯的报道里他鼻青脸肿的相片贴在了他的墓碑上。

03

“你应该接大地精的电话。”

McCoy瞥了一眼桌子上响个不停的通讯器,厌恶地皱了皱鼻子。小小的屏幕在昏暗的酒吧里一闪一闪的,像是没有人想要注意的安全出口标志。Jim摇摇头,把脑袋磕在柱子上。McCoy翻了个白眼,一声不吭地把杯子甩给了酒保。

“你要走了吗?”酒保满怀希望地问。

“不,”Jim舔了舔嘴唇,“再来一杯。”

“我觉得McCoy说得对,最起码听听你女朋友怎么为自己辩解的,我当年和Maria吵架吵得最凶的时候恨不得拔出刀子把彼此捅个稀巴烂,但是……。”

McCoy哈哈大笑的声音堵住了酒保的诚恳建议,Jim不耐烦地抱着杯子转过身。

“不是女朋友。”他小声嘟囔着。

McCoy对好一脸好奇的酒保好心解说道:“对,是男朋友!”

暗下去的屏幕又亮了起来,欢快的铃声飘荡在上午俗气沉沉的酒吧上空,似乎搅得阳光下的尘埃都不安分了起来。Jim叹了一口气抓起通讯器,跳下椅子时颇为顺便地踢翻了沉重的高脚椅。McCoy在他身后大喊着:

“有话好好说,别吵架!”

他推开酒吧的后门,巷子角落堆积的垃圾散发着若有若无的恶臭。秋天快到了,腐臭的气味在更为干燥冰冷的空气中变得不是那么难以容忍。Jim靠在墙上,瞪着屏幕上Spock的齐刘海,终于在通话快要挂断之前狠狠摁下了“接听”。

“Jim。”

Spock的声音直接闯进了Jim毫无防备的耳朵,在他的耳道中碰撞扩张开来,像是一颗小小的炸弹震得他脑袋发懵。Jim秉着呼吸,似乎只要这样瓦肯人就会以为他不存在,然后主动挂电话。

McCoy突然出现在Jim面前,前军医放大的脸庞上展露出一个毫不掩饰的嗤笑。他把脚后跟轻轻放在Jim引以为傲的根本看不出原本什么颜色的靴子上,在年轻人能后退三百米之前狠狠地往下一踩,又旋转了三下,仿佛要把Jim钉在原地。

“操你妈的干!——Spock我不是在说你。”

“我理解你的心情。”Spock听上去并不是那么善解人意。

Jim挣脱了McCoy的禁锢跳了起来,对着空气张牙舞爪:“你理解个屁!”

McCoy大笑着消失在巷子的尽头,他的道别在狭窄的通道间阴魂不散:“不用谢,你们俩。”

“医生是否在你身边,Jim?”

“他滚蛋了。”

沉默重新降临在通讯频道上,Jim分不清楚耳边模糊而亲近的呼吸声是自己的还是Spock。恍惚间似乎滚烫的气流在脸颊上化开,瓦肯人的气息包裹着他,像一层层无法挣脱的透明薄膜。他蹭了蹭脸颊不耐烦地掏着口袋,发现McCoy走之前把他的烟也顺走了。

“Jim,我了解到你即将前往旧金山。”

Spock总是做他们之间更为理智和主动的那一个。Jim苦笑了一下,有些庆幸自己不是在和瓦肯人视频通话。他总是克制不住自己在瓦肯人面前控制面部表情的冲动,却不知道自己在掩饰什么。扯下Spock刘海的冲动被小小的希望火苗燃烧殆尽。他无法欺骗自己,他仍然渴望见到Spock。拥抱他,亲吻他,啃烂他淡绿色的嘴唇,吮吸代表生命颜色的血液——然后再扯下他愚蠢的齐刘海。

瓦肯人对人类满心满脑的暴力计划一无所知,或者他早有预估却置之不理。Spock自顾自说着话,仿佛Jim会注意他讲出的一字一句是理所当然的。

“我将于两天后离开地球,在那之前我希望能与你见面。”

见面做什么呢?下棋还是脱衣服?或者抓紧时间给一无所有的可怜虫Jim Kirk一个安慰的拥抱?(“你的母亲和哥哥都是英雄,Jim。”)急切的质问仿佛尖锐剔透的碎玻璃渣在舌尖翻滚,Jim对着空气呸了几下,除了唾沫星子什么都没有摆脱。

“我明天就到。”他听到自己说。

04

Jim远远看着人群中威严矗立的瓦肯人,疲倦突然从脚底翻滚上涌,很快淹没了他的头顶。他的双眼被城市浑浊的空气熏得发疼,脑海中停滞许久的情绪逐渐旋转。这一切发生得都太不是时候了,Jim开始劝说自己转身买一张回家的票,躺在床上用被子蒙着脑袋度过余生。所幸瓦肯人没多久就注意到了门口傻站的金发小子,踏着笔直的路线向他走来。

Spock看上去像是要把自己的重量毫无保留地扔向人类,Jim在瓦肯人暗示的热情下打了个多哆嗦,急中生智把轻飘飘的行李袋扔向了与自己距离快速缩短的瓦肯人。Spock稳稳接住直冲门面而来的小包裹,对Jim挑起眉毛。

“Jim。”

真是热情的招呼。Jim瘪着嘴。Spock并没有照顾人类的情绪,转身领着他走向等候在路旁的高速飞车。Jim认出了Pike的身影。他一半的灵魂在毫不成熟地为大人的关怀哀嚎着,另一半仍然沉浸在深海般死寂的麻木中。车窗早已降下,将军面无表情的脸庞透露着一股子让Jim浑身不自在的严厉和悲伤。

“你只是需要时间来消化这一切,Jim。”他似乎听到McCoy对他低声说道。

他尽量端正地把自己放进后座,Pike宽大的手掌从他的脑袋上隔着薄薄的空气经过胳膊游移到大腿,又犹豫着回到了他的肩膀上。Jim在坚定的压力下努力放松自己,许久后Pike的手掌离开了,取而代之的是渐渐凝固的空气压在他肩上的重量。死亡是属于亲人的,悲伤是同僚的,他想自己除了Kirk这个姓氏以外一无所有。

Jim不曾见过的城市在窗外化作笔直的色彩一闪而过。Sam和母亲曾经生活的场所在他眼前快速倒退。有一瞬间Jim似乎看到Winona捧着热气腾腾的咖啡缩在广场的长椅上,Sam蹬着鞋尖亮闪闪的军靴踏过草地。然后他的身体倒向前排座椅的靠垫,脑袋撞在车窗上发出沉闷的碰撞声。Pike在他耳边大喊着什么,Jim伸手抹了抹疼痛的鼻尖,幻想消失了,现实像炮弹一样击中了他。

下一秒他站在旧金山的街道上,捧着星际舰队的英雄Winona留给儿子的唯一物品。纪念勋章:纪念不屈的英雄和无私的牺牲。Pike不知去向,Spock却站在他的身边,像是等待主人发出指令的古早机器人。Jim本以为自己能收到一个骨灰盒,显然被占领的太空站不会有舰队的人返回清理。他想象着母亲在漆黑的深空无声漂浮,抚摸着纪念勋章的包装盒丝绒的盒面,把它揣进了兜里。盒子落在口袋里的重量让他小小地倾斜了一下身体,Spock向他看过来,嘴唇抿得发白。

“走吧。”他随便选了一个方向。

Spock回头望了一眼墓园装饰性的铁门,一只麻雀踉跄着飞过树梢,匆匆的行人把脸挡在大衣领后面企图把自己和全世界的危险相隔绝。他跟上了人类有些摇晃的背影。

05

Jim不喜欢旧金山,街上的每一个角落似乎都潜藏着逝者生前的影像,他被Sam和Winona的鬼魂缠绕着,偶尔甚至还能看到Uhura和Carol肩并肩散步的样子。Spock不知何时成为了两人中领路的那一个,他熟稔地穿过街道,目标明确、方向精准,对周遭的一切视而不见。Jim乖乖跟在Spock身后,一时间觉得自己除了跟着瓦肯人在道路上走到世界尽头之外无欲无求。

不多时他们进入一家咖啡馆,轻快的音乐和淡淡的香气稍微舒缓了他紧绷的神经,Jim在沙发上伸了一个懒腰,不小心微微踢开了矮桌。硌在后腰的东西让他愣了一下神,Jim掏出口袋里的东西,在金属勋章的反光下瑟缩了一下,索性把盒子放回口袋里连着衣服一起扔到了行李袋中。

Spock在他面前坐下,不但一脚把矮桌踢回了原本的位置,还把Jim挡在走道上的行李袋妥善放在了桌脚。他带来的的杯子散发着令人陶醉的香气,盘子里三明治更让Jim放弃了扯刘海的计划。Jim把自己更深地埋进松软的坐垫里,一手抱着从邻座抢来的小垫子,一手试图从面包片中把生菜叶拉出来。酱汁被带出来落到桌子上,Spock严厉地看了他一眼,优雅地喝着自己的茶。

他吃得满衣服上都是,所幸出门时也没有费心穿上什么剪裁良好的正式服装。Spock似乎已经放弃了对野蛮人Jim的开化计划,将自己全部的精力投入了品茶活动。音乐声中细碎模糊的交谈在他的心中滑过,没有留下一丝痕迹。Jim觉得自己的眼皮开始变得沉重,酸软的肌肉逐渐放弃与引力抗争,缓缓在虚无中下坠。他小声对Spock嘟囔了一句什么连他自己也不确定的话,把脑袋往后一靠便陷入了睡眠。

梦境是一片混乱,夹杂着奔跑时踢飞的树叶、Winona摔碎的杯子和Bones趴在床上发酒疯的歌唱声。Sam努力把过于宽大的军装套在自己消瘦的身体上,Jim拉着哥哥在阁楼里翻出George的旧相片,又被Winona一把火烧掉了。“我爱你。”Uhura漂亮的黑色长发从他的肩头滑过,变成Carol新剪的短发,金色的发丝融化在阳光里。

时间在渐渐清晰的争吵声中开始不情不愿地恢复流动,Jim揉着额头艰难地把松软的脊柱挺直。悲惨的现实在他的眼前摇晃着,Spock的后背挡住了所有的吵闹。他走向混乱中心,被右侧的拳头撞进了Spock的怀里。

“哇——谢谢。”

Jim抓着瓦肯人胳膊试图站稳,在熟悉的怀抱里感到困意正重新占领他不明不白的脑子,他克制住把鼻子探进Spock衣领里的冲动。大笑声像阵阵雷声传来,他皱起眉头,在Spock的搀扶下终于重拾成年人的尊严。

“这小子和尖耳朵瓜皮头是一伙儿的!”

“我打赌他们刚才在厕所里干了一炮!”

“孩子!嘿,叫你呢!瓦肯人下面那活儿是不是腌黄瓜?”

“瓦肯人都是魔鬼!”

“他们不敢和克林贡人打,就让地球人帮他们挨子弹!”

零零散散的叫好声像无数溪流一样逐渐汇集成巨浪拍向他们,Jim绷直了自己的膝盖在逐渐逼近的人群中企图挡在Spock前面,有些难以置信地看向角落里冷漠的服务人员和朝门口无声撤离的客人。他被粗鲁地拨开了,然后Spock抓住了他的胳膊,沉稳的力道仿佛深深沉入海中的锚。

“我们将会撤离。”

“你们最好他妈马上滚蛋!”

Jim想说些什么,Spock警告般握紧了他的胳膊。玻璃门将他们与洪水猛兽隔绝开来,像是一扇随时会再度开启的脆弱屏障。嘈杂声变得遥远,Jim不想再去分辨那些叫喊声中夹杂了什么污言秽语。他松了一口气,愤怒在惊魂未定的情绪中逐渐明晰。Spock摇了摇头,把行李袋从左边换到右边,避开了Jim伸出的手。

“这样的事情经常发生吗?”

Spock避开了他的视线,一小撮头发从他齐整的刘海中翘了出来。Jim伸手将他们捋顺。Spock在他的掌下变得顺从而脆弱,深色的眼睛浮起细微的泡泡。

“我们还会再见面吗,Spock?”Jim在内心唾弃自己。他觉得自己就像最近热播的奇幻电视剧里被维多利亚时期爱情小说冲昏头脑的男主角。

Spock好像也被Jim突如其来的问题惊到了,他挑起眉毛。Jim意识到自己的手一直没有收回。他知道Spock下面那活儿不是腌黄瓜,也知道自己现在就想拉着Spock在厕所里啃成一团,啃得鼻青脸肿,啃得头破血流。

他知道他想念Spock,想念Uhura,想念Carol,想念Sam,想念……Winona。

Spock点点头,Jim却觉得自己的心脏在狭小的胸腔内被拘束得发紧发疼。他喘着气在他和Spock之间相隔的小小空间中艰难呼吸。

“Jim,我不相信命运,我只相信若事情没有按照我的计划发生,那一定是因为我不够努力。”

那我在你的计划里是什么呢?Jim憋住了自己的疑问。他点点头,又摇摇头。Spock似乎在讨论当下的话题,又似乎在思考遥远的事情。Spock挑起眉毛,露出了那幅“我认为你现在正在犯傻,但是我出于符合逻辑的原因不会纠正你”的表情。Jim大笑起来,他的笑声被旧金山傍晚街道上的风扯的破碎而空洞。

冬天快要到来了。


评论 ( 8 )
热度 ( 6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