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星际迷航】未定名越来越长篇

第一章 Jim Kirk并不漂亮

第二章 外星来客

第三章 离别

第四章 记住旧日时光

剧情从这里开始走向了无法回头的弱智之路,对不起我不自量力。


第五章 轮到破铜烂铁上天了,Bones

01

爱荷华的春天在几场暴雪后姗姗来迟,和一层层吹绿的杂草一起到来的是久违的Carol深夜突然轰炸的通讯。Jim扔下游戏机快乐地张开双臂试图将自己的思念传达到大气层上空的某处飞船船舱里,Carol紧张兮兮地左右张望了一下,回以一个不那么热切的微笑。

Marcus小姐的头发与分别之时相比又短了些许,Jim已经无法在脑袋里勾画起当年那个被他揪了辫子哭兮兮要找爸爸告状的骄傲小姑娘。军旅生涯让Carol的身躯结实了不少,碍于隔着屏幕源源不断传递而来的紧张情绪,Jim压抑住了自己想要对着好友胳膊上的肌肉吹口哨的冲动。

“Jim,你还记得我和你提过的那个殖民星吗?”

在摇头之前Jim及时想起了传说中由地球科学家发起的、各种族(甚至包括瓦肯人和罗慕兰人!)和谐相处的太空实验乌托邦。该殖民星为什么至今没有毁于极端社会活动或者经济崩溃,一直是Jim心中一个未解之谜。

男孩在内心对这个超级骗局默默翻了个白眼,Carol皱起眉头,因为她足够熟悉Jim,知道他天真无邪外表下叛逆而玩世不恭的幼稚心理。她暴躁地抓着头发似乎打算把那些漂亮的金丝连根拔起。Jim连忙端正地坐好,毕竟上一次Carol这么暴躁还是因为他偷偷藏起了她的毕业报告。

“我无意间听到爸爸说——”女孩皱着眉头努力回忆道,毕竟作为一个沉迷实验室的科学家,这些东西真的不是她的强项,“地球战线拉得太长了,现在补给资源不足,所以他要联合一些他的支持者请求放弃部分战场,战略转移什么的。”

Jim挑起眉毛做出一副听不懂的样子,Carol翻了个白眼。

“‘无意间’哈!父女关系如此融洽。”

“彼此彼此!”Carol瞪了一眼Jim,她还不知道Winona阵亡的消息,所以Jim也假装自己暂时忘记了这件事。“爸爸一直觉得舰队不应该浪费精力保护那些‘毫无价值’的区域,具体而言就是那颗无辜的殖民星。已经有好几个准将和将军快要被他说服了……”

“包括Pike?”

“我怀疑远离指挥中心的Pike将军事务缠身,他的同僚们体贴他无暇顾及此事。”Carol语气中的嘲讽几乎要刺穿对话框。

“那很简单啊,亲爱的,你去找Pike,告你爸爸的状!”

Jim翘起二郎腿,恨不得把鞋底晃到天花板上。Carol那一边传来了重物撞击的声音,很明显她宿舍里有什么家具在占有人的怒火下遭了秧。Jim想象着姑娘生气地踢床脚的样子,忍不住笑了起来。

“我费尽心思好不容易和一个稍微靠谱的人建立了通讯,结果你就给我这个回答?要是能联系上Pike将军就好了,可是我权限不够。自从上次我监听爸爸——好了你抓到我了——被发现之后,事情就变得复杂了起来,以你简单的脑瓜子应该偶尔也能思考一些复杂的问题吧?”

Carol干净利落的白眼在讯号干扰下杀伤力不减,Jim直起靠在椅背上的腰,蹬着地板带着座椅转了一圈。

“所以!你希望我联系著名的人类之友,当当当——瓦肯人Spock。”

“我以为你们关系很好?在爱荷华你总是黏在他的屁股后面——或者反过来情况也成立?听着,我没剩下几分钟了,去找Spock,不然我飞回地球踢你的大屁股!”

Jim还没有来得及从椅子上蹦起来做一个帅气的敬礼,Carol的影像已经在屏幕上压缩成了一条细线融化在了淡蓝色的屏幕里。

02

“什么叫你暂时无法离开瓦肯?”

人类在房间里急躁地转着圈,Spock注意到几个月里Jim的身形结实了不少,投射在墙壁上的影子在相框上逐一略过,颇有几分风采。瓦肯人收回自己近几日时常脱离轨道的思绪,视线重新锁定正把自己摔进扶手椅里的谈话对象。

对话框里的场景震动着摇晃着,几秒钟后再次固定于Jim不修边幅的脑袋。人类的眼睛里浮动着琢磨不定的情绪,昔日的天真仿佛在一个冬季的沉睡后顺着季节变化生根发芽,破土而出勉强结成了Spock感到陌生且为之战栗的果实。没有人能保持永远的纯真,Spock在心里想着,即使是有意无意将自己包裹在爱荷华古旧干草垛里的Jim Kirk,也总有一天会按捺不住冲出保护圈独自面对暴雪。

“Jim,我想当前最理智的做法是通知Pike将军,而我将前往瓦肯议会……”

“我不这么认为,Spock。我们应该在Marcus成功煽动同僚干出蠢事之前先把殖民星上的居民撤离。毕竟现在爱荷华的面包店都不卖蛋糕了,也许地球舰队是真的弹尽粮绝。”

Jim举起手制止了Spock关于战术理论的长篇大论,他隐隐觉得有什么东西在他的脑袋角落里吹吹打打着想要吸引自己的注意力,就仿佛他分裂成了两个自己,一个茫然无措满腔怒火的,和另一个满腔怒火但运筹帷幄的。瓦肯人沉默不语地看着他,Jim捏着自己的鼻梁,在难得的安静中一点点拨开思绪之海上漂浮的迷雾。

“Spock!”

Jim在椅子上抽搐了一下,大概是被运筹帷幄的那个自己的大叫声吓了一跳。Spock警觉地直起后背,如临大敌的表情让人类有些得意。

“Spock,我记得你和我谈起过坠毁于爱荷华郊区的克林贡战舰?”

Jim一改往日极快的语速,缓慢地整理着自己逐渐清晰思路,而Spock的表情已经从不安变成了惊恐,瓦肯意义上的。

“不,Jim,请你停止。”

“还有一个被命令驻守河滨镇船坞的工程师?我记得他叫……Scotty?”

“Montgomery Scott,Jim。以及不论你在想什么,请不要将他付诸实践。”

Jim狡猾地笑起来:“我是不是比你想象得聪明许多?就这样,你去通知瓦肯议会,我负责剩下的,猜猜谁先到殖民星?”

“Jim,这并不是一场比赛。”Spock叹了口气。

“生生不息,Spock。”

Jim的表情十分诚恳。Spock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

03

河滨镇船坞就像Jim童年时在新闻上看到的那么酷,在阴沉沉天空的衬托下颇有几分蒸汽朋克的味道。二十多年以来他一直避免经过这个有他的父亲参与部分历史的地区,因为每个员工都兴致勃勃地与你谈论你有多么地像你的父亲并不是什么愉快的事情。

企业号缺了不少必要部件的残破躯体在爱荷华目前犯罪率最高的地区投下无法忽略的阴影,笼罩着地球艰难前进的战争时期。几年前一艘克林贡战舰燃烧着熊熊大火在此地坠落,吓得周边地区房价骤跌。不少暂时无法接受太空时代到来的守旧人士拉着横幅在街上游行,搅得人心惶惶。

研究团队把战利品拆得七零八落后宣布他们什么阴暗的小秘密、惊人的科技成果都没有挖出来。然这是克林贡人不要的垃圾,随手送给地球人逗得他们团团转。没过几天企业号和地球深空冒险的刺激计划被放弃,研究团队撤离得一干二净。只剩下抱着资料室大门不放宣称要和企业号共生死,于是被抛弃的昔日传奇之星Scotty先生。

年轻人撇开眼前的碎发,随意打量着空无一人的道路和凌驾半空的高大支架。十多年前人来人来、灯火通明的工厂现在就像是一座鬼城,堆积灰尘的金属结构纪念着地球居民怀念的黄金年代。当时太空就好像一场期待已久的花园派对,有各种眼睛、四肢的奇形怪状的外星人捧着五颜六色的花朵等着和地球人喝香槟酒吃甜点。直到瓦肯人宣布地球人不配进入光荣的星际联邦。Jim想起Marcus——当年还只是一个舰长——在突发新闻报道里那张义愤填膺的脸,忍不住咧开嘴。

他随意踢开挡在面前的门,甚至没有费心思去猜一猜门禁密码。远处传来绵延不绝的咒骂,由远及近的脚步声热切得像是鲁滨逊在欢迎星期五。Jim把头盔夹在胳膊下摆出自己最帅气的表情,饶有兴致地看着一个歪歪扭扭的身影从灰色的尘埃中逐渐显现。尽管尘土飞扬,来人还是坚持不懈地大声嚷嚷着。

“我希望你是来告诉我舰队终于回心转意的,不然就是来给我送三明治的,否则你就给我滚!听见了吗?我可不是吃素的,我一拳头下去让你连正负极都分不清——你看起来有点眼熟。”

“当然了,我帮你修过车!”

Jim伸出手。男人有些呆滞地看着他,片刻后开始有些焦急地翻捡自己的口袋。他的手指头从厚厚的棉服上衣的内侧绝望地伸出,对着空气尴尬地蠕动着,Jim忍不住大笑起来。

“别担心,你不欠我钱。我是Jim Kirk。”

“Montgomery Scotty。”

“Scotty!很高兴终于见到你了。”

传奇工程师有些犹豫地看着Jim,他们草草握手,算是交了个朋友。Jim从夹克口袋里掏出一罐酒递给Scotty。从他兴高采烈地表情,Jim推断出现在他是Scotty的知心好友了。

“谢谢你的酒,啊——”Scotty大声喘了一口气,扭过头看向Jim,他的眼睛在缺乏光线的室内亮得惊人,“Spock先生和我谈起过你,我能帮你做点什么?”

04

Jim Kirk并不漂亮。他或许遗传了George Kikr的晶莹剔透的蓝眼睛和硬朗利落的脸部曲线,但是他略带稚气的脸颊总是浮现着红晕,鲜艳的嘴唇永远勾起快乐的微笑。他像是这个年代许多不辨时局的可怜人一样,总是以为双脚踏着地面就一辈子也不会被战火的硝烟熏得脸颊发黑。

对于被硝烟呛得差点声带破损的McCoy医生来说,Jim Kirk简直就是掩耳盗铃的最佳伙伴。所以当McCoy在深夜接到Jim的电话时,他差点以为自己发疯了。

“Bones!Bones!”Jim的声音响亮得足以把刚刚消失在地平线不到五个小时的太阳再揪回来,“你想不想去太空转一圈?”

“什么?Jim?你吸毒了吗!”

“没有,现在买这玩意儿可费劲了!我把你列入船员名单了,没了你可不行啊,Bones!明天和你仔细说!晚安!”

几分钟后McCoy呆滞地放下早已结束对话的通讯器重新躺倒在被子里,他的胳膊有些酸软,像是抬了许久的担架。天花板高速旋转着,模糊的视线里金红色的爆炸火焰和缺了一条腿还举着相位枪蹦蹦跳跳的Jim Kirk交替出现。汹涌的情绪在身体里碰撞找不到出口,McCoy大叫着猛地坐起身,把枕头狠狠扔到墙壁上。

“老子操你的Jim Kirk。”

他与房间角落里不断闪现的旧日记忆作斗争,小小的寝室似乎在粘稠的黑夜中逐渐抬升颠簸,曲速前进。他能听到引擎的轰鸣声,医疗湾的机器发出刺耳的尖叫,红色的灯光晃得他头晕。

“升起护盾。”他的前任上司大声喊着。“这里有伤员!”

“来不及了!”护士的脸上沾染着颜色逐渐变深的血液,“我们的药剂不够!”

McCoy攥紧手中的被单,就好像当年那个身体破破烂烂的棕色头发的小伙子紧抓着他的手不放。

“我不想死在这里——我要回家,我要回家!”

急促的呼吸在墙壁间回荡着,McCoy蹬开的脚撞在了柜子上。天亮了,漫长的黑夜被光明渐渐吞噬。屋子外面传来吵吵嚷嚷的声音,像是在催命。

“开门呐,Bones!我是Jim!”

“也许你的好朋友吓得连夜卷包袱走了?”一个陌生的声音谨慎地提示道,伴随着另一个陌生而较为活泼的附和声。

“不!”Jim坚定地反驳,“Bones不会想到要这样做的。”

是啊,我他妈的怎么就没想到趁着夜色跑走呢?McCoy翻着白眼,趿拉着拖鞋走到客厅打开门。他迎面撞上了Jim热情的拥抱,在实实在在的人类体温中感到莫名的欣慰。

“Bones!早上好!”Jim在McCoy闭上眼皮子堕入梦乡之前松手,突然穿过他们之间的凉风让前任军医打了个哆嗦。他随着Jim挥舞的手移动着自己疲惫的视线。

“这是Scotty,这是Sulu!”

McCoy和常在杂货店看到的黑发男人交换了一个意义不明的眼神。Scotty快乐地嚼着三明治,随意和McCoy握了握手,送给了他一手的沙拉酱。

Jim满意地看着自己组建的临时小队点了点头,斗志昂扬地说:“那么,我们去看看Scotty和我折腾了一晚上的穿梭艇吧!”

“相信我,虽然那看起来像是一堆破铜烂铁,但是开起来一定很棒。”Sulu侧过身在McCoy不太清醒的耳朵边上激动地小声说道。

McCoy看着前方一蹦一跳的Jim,觉得自己可能还没睡醒。

05

Pike自认为在舰队的几十年人生里认识了全地球所有的疯子——最起码是全美国的。然而当他在宝贵的休息期间看到Spock发来的紧急密电之后,还是不得不花了一点时间清理自己喷了一桌子的咖啡。

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他抱着胳膊摆出自己最凶狠的脸盯着窝在墙角看起来难得带上几分萧索的Jim Kirk。自称Sulu的男人对他摆出了桀骜不驯的表情,Pike不得不在内心赞叹他比自己年轻的时候更会打理发型。而Scott——他揉了揉太阳穴,不知道自己为舰队辛苦保下的叛逆工程师怎么又把自己卷入了一个大麻烦。

大概是因为他和Jim Kirk住在同一个地区,所以命中注定吧。

“Jim,你不会真的以为就凭你们几个人——”Pike伸出食指尽量不屑地点了点几个小兔崽子,深吸一口气,他想起不久前在主屏幕显现的惊险一幕,忽然间压抑不住自己的怒火。

“——就凭你们几个毫无专业训练的平民也想驾驶着克林贡穿梭艇,擦着中立区的边缘,绕过星球安保系统,不被人注意地跑到殖民星球?你又以为自己能带走多少居民?”

“中立区早就名存实亡了,将军。”

第一次见到Pike将军所以毫无畏惧的Sulu大声说出人尽皆知的事实。没有人对此做出反应,除了McCoy的鼻孔里喷洒出的气流。

Pike严厉地剜了一眼年长的医生。他本以为有McCoy在,Jim多多少少会安分一些。他不知道自己是看错了医生老实疲倦的欺骗性外表,还是低估了Jim捅宇宙级马蜂窝的能力。

多亏了Spock才没有被马蜂叮得满头包的Jim噘着嘴:“Spock和你通风报信?我就知道——”

“他只是阻止你家族遗传的英雄情结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别看我,这是他的原文。”

Pike晃了晃手中的PADD,并没有真的打算把他递给年轻人。他放松自己的后背,室内的高压气氛以肉眼可见的程度缓缓散开。Scotty甚至大大咧咧地靠在墙壁上掏出棉外套口袋里的扳手随意把玩。Pike瞄了一眼曾经在冰天雪地的基站驻守了三年的前同事,在心里暗自叹息。

“那——那些移民怎么办?舰队不能放任他们暴露在战火下毫无还手之力!”

“多亏了Carol小姐和你的及时通知,”Pike想不通Carol是怎么绕过她父亲严密到令人咂舌的监视联系到Jim的,也许Marcus对Georgekirk唯一存活于世的儿子的鄙视之情帮了大忙。“当然也有Sarek大使及其子的功劳。总之星际联邦已经派出飞船,地球联邦舰队也采取了行动——比你的穿梭艇可靠得多!所以剩下的你就别管了。”

Jim像是终于放松了下来,他打了个哈欠,一边擦着眼角的泪花一边哼哼唧唧地点点头。惬意的平静在室内流动着,直到Jim又满怀希望地开口。

“那我能参加——”

“你想都别想,你只是个平民!”

Pike的杯子砸在桌面上,Scott小小地跳了起来。将军看到一直沉默不语的McCoy医生心满意足地露出一个微笑。

06

他们在红衫的护送下走向传送室,一路上引起了不少注视。McCoy竖起衣领生怕哪个曾经在医疗湾被他折磨过的病人认出他来,和他来一个久别重逢的友好聊天。Jim难得一见地沉默不语,他的反常情绪引起了Sulu和Scotty的不安。有时候McCoy会好奇为什么Jim对身边的人有如此的感染力,大部分时间McCoy则会哭丧着脸任由Jim把所有人拽下火坑。

一个担架从他们的身边快速经过,久久不散的哀嚎声和地上星星点点的血迹让医生痛苦地眯起了眼睛。然后是更多的伤员,有的目光呆滞地直视着天花板的灯光仿佛失去了视力;有的则哭喊着家人的名字。浓重的铁锈味在走廊上蔓延着,向几个挨着墙壁假装自己没有阻碍通行的“平民”展示着战争千百年不变的残酷。

 “我要入伍。”

McCoy听到Jim在他耳边喃喃自语。在他反射性出声阻拦之前,Sulu小声提议道:

“我知道报名处在哪里,我们一起去。”


评论
热度 ( 4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