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刷屏刷屏刷屏/不打tag不标CP不写警告/请尽量不要推荐转载/关注先看置顶/看文可翻合集或者AO3:Sophieeeee或者SY:Sophie_14

Jim心想他应该和McCoy分手的。所有相遇的人都会面临分别。因为淡去的感情分别;因为一场职务调动分别;因为天降横灾分别;因为死亡分别。

或者因为他的冲动而分别。

McCoy走的时候有些匆忙,门板摔在门框上的声音让Jim在座椅上小小地跳了一下。巨大利落的噪音之后是长久沉重的寂静。他努力分辨着McCoy暴躁凌乱的足音,却什么也没有听到。吃了一半的饭菜还在餐桌上懒懒散散地散发着热气,Jim百无聊赖地叉起最后半块蓝莓派扔进嘴巴里。他的腮帮子鼓鼓的,红色的血丝在过分扩张的脸颊上绷紧,肌肉的拉伸带来迟钝的酸涩。Jim曾经被自己McCoy讲蹩脚笑话的窘迫样子逗得大笑,以至于腮帮子酸痛。McCoy嘟嘟囔囔地用他宽大的手仔细揉搓着Jim Kirk年轻的脸庞,柔软的皮肤相触,爱意和无奈像汩汩细流一样围绕着Jim的心脏。他觉得自己是那样的安全,以至于从来没有想过一切总有一天会终结。

然后他们就地在餐桌上解决翻涌的欲望,因为Jim是一个年轻人,他习惯了用粗暴热烈的情感解决细微复杂的难题。

过往的回忆像是隔了万水千山那么久远。而McCoy的离开让宿舍变得空荡荡的,使得混乱的思考在墙壁间横冲直撞。整个星舰学院高年级学生的宿舍都空荡得可怕。旧日的回忆躲在每一个转角,狞笑着准备随时给予疲惫的幸存者一个冰冷的拥抱。他们都要去参加各种小组,试图用对话治疗一些本人都懵懵懂懂的“创伤”。

Jim把思绪从明天的会议上拉回来。他窝在沙发里,和抱枕、杂志和外卖盒子一起被松软的织物兜住,被自己的体温包裹。McCoy离开了,他有些难过地想着。他应该和McCoy分手的。他听说听证会还会继续召开,虽然会议室盛着空气的一排排座椅大概会让一些有“创伤”的听众崩溃离去。Jim不知道自己还有没有力气对着Spock继续他们的对话。他想也许他还可以在法拉格号上捞到一个打杂的位置。法拉格号还在吗?他迷迷糊糊的脑子在这个绝望的问题周围小心试探着,最后决定不去思考这个问题。

他陷入了颠簸的睡眠。


评论 ( 1 )
热度 ( 3 )

© 杰克买的35袋板栗不好吃 | Powered by LOFTER